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等待禁止

昏黄灯光的房间里向来整洁得体的田柾国揉乱了他的头发,英国正值冬天,田柾国衣袖上的静电成功的让他在灯光的暴露下成了一只有些滑稽的*刺猬*,与此同时坐在床的另一边抱着手臂的还有金泰亨,显然的,他们正在争吵。

“我还以为你会为我考虑,你难道不能安分一点做一个不这么危险的职业吗。”金泰亨摊开手,原本好看的眼睛瞪的有比一元硬币还要大的趋势,仿佛要有怒火要从他眼里烧出来一样。

而田柾国看着他这样火似乎也一下子涌了上来,“我有啊,我是一名医生,你一直说的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说着他似乎翻了个白眼,看着金泰亨有些微红的眼眶,有意的放软了语气,“听着,这任务没你想的这么危险,我已经考虑周全,我不会有事的,就只是放松下来吧,泰亨。”

“天啊,我真的不能够想象你原来这么的固执。听着,田柾国我并不觉得一个即将要去入侵国家系统机密的人会有多么的安全。”他也学着田柾国的腔调翻了个白眼,“如果你的事情败露了,我是说如果,那该怎么办?少得有几年的监狱够你呆的了,更别说你要入侵的是英国的公关机密,作为一个韩国人!”

“你能不能把自己的语气放的好听一点,我说了有保障有保障,意外我不是没有考虑过..”田柾国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金泰亨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他随手抓起一个包,指着田柾国的鼻子,咬牙说道“你还考虑过,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你进了监狱会怎样,或者说我会怎样,你也许不在乎这些事情,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们到此为止了,听着田柾国先生我会定张机票回到南韩,然后去找一个帅气的对象。

“而你,我随便你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哦对了,说不定我们还会再次见面,不过我相信那应该是在某一天的报纸上或者是电视上。现在再也不见。”

门砰的一下被关上了,一个门把上的零件砸到了大理石地上,似乎是在诠释着金泰亨与田柾国现在的愤怒。

田柾国的头发因为和床单的接触竖得几乎要和地面垂直,而金泰亨的眼泪也终于因为呼啸着的冬风落了下来。

金泰亨终于坐上了从伦敦到爱丁堡的火车,经过了几个小时的车程,他也终于到了车站,他正吸着鼻子站在冷风中等着来接他去机场的司机,边抱怨着田柾国那令人恼火的态度和不思考就接下任务的愚蠢。

金泰亨坐上了车子,舒适的车内暖气总算叫他的鼻子好受了一些,他的眼睛因为一夜没睡而挂着血丝,头发乱糟糟的踏在额前,黑眼圈说明了他的主人现在是有多么的憔悴。

“先生你还好吗?”司机稍微撇了一眼副驾驶的金泰亨。

“嗯?什么..额我是说我还好。”金泰亨回了一个不怎么真实的笑容。

“那请问你能放过我座椅上的皮坐垫了吗,我听着声音像是它要坏掉了。”司机还是时不时的瞟一眼金泰亨的手,有点无奈的说。

“啊...对不起。”金泰亨忙的抽回了手,轻轻得拍了它一下。

金泰亨拎着包下了车,刚下车冷空气就入侵到他的衣服里,他吸了下鼻子,想起了以前这么冷的时候田柾国会把他抱进他的风衣里为他挡风,他该多冷啊,他突然这么想到,有些后悔了一样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没有未读的消息,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他刚走到队伍末端就听见了机场办票系统坏掉的消息,看着前面的长队,忽如其来的孤独感扑面而来,一定是给田柾国惯坏了他想,要是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一定也会像现在一样不耐烦,但是田柾国会怎么做呢。

他一定会一样的不耐心但是会逗自己笑吧,明明他才是小的那一个,他才是应该朝自己撒娇抱怨“哥,我真的受够了,怎么会这么慢。”

他看了一眼手上田柾国给买的手表,那是他的生日礼物,他使劲甩了甩头发,像是这样就能把田柾国给甩出脑外一样,他试着仔细看了一下时间,8:56,起飞时间是9:05,他已经在这队伍里等了将近2小时了,飞机必定是要延误了吧,金泰亨揉了揉眉心,等待真的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

班机延误了不止一点,等到终于登上了飞机早已经是11:23了,上了飞机就金泰亨才开始仔细端详自己的包,这才发现他拿的绝对是田柾国新买的那个大背包,有些无奈得翻出眼罩,微微颔首准备睡觉,这一趟长程没有田柾国可以给他依靠。

他做了一个短暂的梦,梦到田柾国和自己,他在梦里平和地和他谈话,没有争吵没有现在的局面,最后双方妥协,田柾国给了他一个轻轻的吻,擦去了他有些泪痕的眼角。

然后眼罩慢慢被泪水浸湿了,最后他被机舱的提示吵醒,他没有在意提示说了什么,只是拉下眼罩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站了起来往外边走,揉了揉有些酸的脖子,看了看机窗外,还是爱丁堡机场,糊里糊涂的跟着下了飞机,才在前面的人的对话中搞清楚飞机的系统也停了,还得在爱丁堡在停留一个晚上。

忙活了大半天,结果荒废了一天时间去犯思念的愁,金泰亨有些犹豫地拿出手机,看见了一堆来自*罪魁祸首*的来电,踌躇着磨着背面的手机壳,按下了拨号键。

忙音和自动门开关时灌进来的冷风,停留在门口的金泰亨感到和穿梭的人流格格不入,终于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打破了一切屏障。

“泰亨...”一开口就酸了鼻,狡猾的兔子,疯狂的牵制住自己的心,“你还好吗,怎么样了。”似乎就是没吵过架一样。

“爱丁堡机场的系统故障今天我起飞不了,我在爱丁堡离机场最近的希尔顿酒店等你,别让我等太久了。”说着挂断了电话。

涌入人流之中。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他要是不来,我就乘明天的飞机走。”金泰亨在沾上床即将入睡之际喃喃自语道。

无数次的敲门与闹铃吵醒了沉睡的金泰亨,门口是熟悉的人脸,“我是在做梦吗。”他揉了揉眼,嗓子是刚睡醒的沙哑,没有等待下一秒回应他的是突如其来的猛烈的吻。

“是我,来接你回家。”吻毕拉出一条津丝,田柾国有些冰凉的手扣上了金泰亨的后脑勺,金泰亨轻轻发了下颤,将自己的唇贴上了对面的人的唇,思念的缠绵。

“还好你没让我等太久,至少没有在机场里等的久。”金泰亨点了点自己的唇,“真奇怪不是吗,所有的航班都取消了。”

“说明老天希望你留在我身边,我在英格兰机场等了很久,却没有堵到你,后来我意识到你可能跑去了爱丁堡。”田柾国把金泰亨搂回房间塞到床上用被子狠狠裹住了他的身子。

“别蒙住我脸,我快喘不过气来了。”金泰亨不满的伸出脑袋,怒视着田柾国,看久了那双眼睛,语气就软了下来,“我想了很多,我们需要放松地谈一下。”

“我已经推掉了任务,你说的对,我不能留你一个人下来。”田柾国绕着自己黑色卫衣的帽子带。

在金泰亨面前,这个男人早就想好退步了,“我本来都准备好和你一起了。我想有什么责任我也许可以和你一块承担,或者我会等着你出来?”金泰亨把手伸出被子抓住了那双说着自己有多紧张纠结的手,十指相扣。

“话说真奇怪不是吗,整个机场系统都没了,等待真的很磨人。”金泰亨似乎有意地看向田柾国,用他洞悉一切的眼神打量他。

“嗯,希望你记得,我的副业是一名黑客。”不等金泰亨说话田柾国又吻了上去。

在知道金泰亨不在英格兰机场的时候,他就用电脑黑掉了爱丁堡机场的整个系统。

狡猾的兔子。

END
@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