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Lolita(上)

文章/鸡块
Leather
他提着褐色皮质公文包,黑色风衣让男人与外界形成了一个屏障,落叶刚好飘零在他的肩上,忽然被一个小个头挡住了去路。

小个头10岁左右的样子,拉扯着比自己高了许多的男人的衣角,身穿著有些被弄脏了的洋装,小小的脸颊上有几道明显的红道。

男人不自觉的往前倾,心下产生一种怜悯的心态,“怎么了。”温柔的开口低声细语。

小个头微微踮起脚尖,手攀上男人结实的臂膀,在他肩上扫了扫,落叶便飘零在地上,鲜红的一面正对下方。

“好啦,你现在可以走啦。”小个头说道,对着落叶挥手,忽然停住,抬头望向男人,歪了歪头“那么我又该去哪呢?”

小个头眼里亮晶晶的,像是玻璃珠子一般通透,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像是蝴蝶在挥着它的翅膀,男人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感情,把公文包放在地下,让它与地面的灰尘直接地接触。

蹲了下来,直视着小个头的眼睛,“你的家在哪里?”他用毕生最温柔的语气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的家在哪,我的父亲让我等在这。”小个子瞪大眼睛说着,眉头紧紧皱着,“我在这等了好久啦,连街头的小花都躺在垃圾桶旁边不动了。”小手指向对面黑漆漆的街道,一望无际得像是黑洞。

“.....”田柾国眉头也紧锁,又无言,指甲陷进肉里,皮鞋锃亮的光滑的面被挤出褶皱来,他回望那个站在影子下的玩着手指头的小孩,扯出笑容,“其实,我是你爸爸派来接你的。”

“来接我?”小孩惊喜的抬头,眼里像是装载着星光,“他人呢?”

“他...生病了,在医院住院,不能被别人打扰。”心跳的快,手也不自觉的往他头上揉,心里异样,也像头发接触到手的感觉一般瘙痒。

“好吧。”孩子乖乖低下头,任田柾国在那揉,一下一下地顺着,像是在抚摸猫的软毛,“像在摸小花一样。”有些稚嫩有些闷的声音。

小花,那只静躺在街头对面垃圾箱旁边没有在动过的野猫。

“你叫什么名字?”
“唔...金泰亨。”
“小泰。”
“你呢?”
“田柾国”
“小国?”
“你得叫我叔叔。”
“好吧小国。”

那天他牵着小孩的手一步一步回家,沾着灰的褐色公文包还有带着皱褶的皮鞋。

Only
他总是喜欢唤金泰亨小泰,就这样唤了将近四年。

他还记得刚把他领回家里的时候,田柾国怕金泰亨没有安全感,特地空出了自己隔壁的房间,只要金泰亨在隔壁敲敲墙,他就会放下他那些厚厚的书去看他。

然后小孩子总是没什么事,只是会笑嘻嘻地看着他,有些像寓言故事里的狼来了,田柾国也无奈,明明和小孩约定过只能有急事才能敲敲墙。

可与狼来了又不同的是,田柾国无论几次,无论到底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他总会过去,就算百次里百次都是浪费时间,他也会打开连着隔壁的房门,最后也总是无奈的靠在墙上无奈的看着他,最后被他的一声“小国”和脸上挂着的笑容给带着一起笑。

这样的事件几乎持续了四年每日每夜都在上演。

“咚咚。”于是墙又响了,田柾国脱下眼镜放下书本,踩着拖鞋打开那扇连接着隔壁的门,“小泰?”

“小国。”14岁的金泰亨穿着睡衣,光着脚哒哒哒地踩过大理石地板,抢在田柾国正要惊叫出声的一刻开口,“小国低下来一些。”

虽然孩子长得很快,可田柾国还是比金泰亨高了将近两个头左右。田柾国蹲下来,先把自己拖鞋给对面的小孩套上,脚快和自己一样大了。

“小国真好。”金泰亨踩了踩脚上的拖鞋。

“要叫叔叔啊。”田柾国说了很多次但还是徒劳无功。

“好的小国。”金泰亨落下一吻在田柾国颊侧有些靠近嘴角的地方,“我听别人说他们对爱的人都会这么干,晚安小国。”然后急着推田柾国回去。

关上门,看着脚上的拖鞋嘻嘻地笑了。

“小泰睡了吗。”隔壁传来的,是田柾国的声响。

“睡了!”其实只要喊大声点,隔壁就能听见。

“之前那件事,只能够对我这么干。”对面的人似乎还在写字。

“为什么?”金泰亨陷进柔软的床里,声音里带着即将要睡了的调子。

“因为只能对爱的人干,所以小泰只能亲叔叔。”强词夺理的感觉。

“嗯嗯好吧。小国”但小孩子迷迷糊糊间答应了。

于是每天都有的,都会有一个轻吻。

Longing

“小泰最近有些奇怪他总是喜欢在我不注意的时候抱住我。”
田柾国在日记里这么写道。

就像是早上洗漱的时候,满嘴都是薄荷泡沫的田柾国会被金泰亨突然袭击,然后又长高了一些的小孩就会抱着他的背蹭来蹭去,像是小猫一般喊着小国。

田柾国配合的把腰弯下,金泰亨就吃了一嘴薄荷泡沫,然后两个人就开始笑。

在镜子里比着身高,金泰亨踮着脚尖,田柾国就蹲下来一点,到两个人一齐高了,便就是第二吻的降临。

亲吻的次数越来越多,而金泰亨在田柾国心里就像是挂在树上的蜂蜜,气息甜的引来了很多熊,他自己就是其中一头。

田柾国想到这皱起了许久没皱起的好看的眉头,或许他这么做错了吗?

“小国?”躺在田柾国腿上看书的金泰亨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怎么了?”

“小泰我想和你谈一下。”

“嗯?”金泰亨又往前躺了躺,把脸正对着田柾国。

“小泰你先起来。”田柾国有些僵硬地说。

“不要。”金泰亨蹭了蹭他的大腿,“小国。”

“金泰亨,你得叫我叔叔。”不像以前一样带着笑意,只有田柾国生气的时候才会叫出金泰亨全名。

金泰亨撅着嘴坐了起来,“可是我想叫你小国。”

“哎....”田柾国用手捏了捏有些发酸的眉心,“小泰。你想去上学吗?”问出这句话时田柾国的声音有点抖,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

“是嫌我烦了所以才把我扔去那个地方吗?”轮到金泰亨皱眉头了,“你明明也不想吧。”

“可你到了上学的年纪了。”田柾国抬起手试图去抚平那个眉头。

“小国。”金泰亨拉住田柾国的手像是要撒娇一样忙往他怀里钻,“我想和你呆在一起。”

“我只是你叔叔。”嘴硬。

那天落下哒哒的脚步声,房门关上的声音和“好,我去呗。”

那晚上田柾国看书看到很晚也没听见敲墙的声音。

“我是不是话说得太重了?”
田柾国在日记里这么写道。

“小泰该起床了。”敲敲隔壁的门没有人回答,“小泰。”于是他直接打开了房门,“小泰起床了。”

田柾国的小泰在哭,换上四年前那套洋装,小了不少,有些紧的样子,勒着腿肉。

田柾国急匆匆跑过去,蹲下来想看孩子的眼睛,“叔叔走开。”哭哑的声音轻声说道,带着泪的手推了一下田柾国。

一声叔叔叫的田柾国一愣,他按住金泰亨的头,把他抱在怀里。

“什么狗屁,管他错不错了”
田柾国的第一本日记最后一页这么写道。

“小泰我错了,我话说太重了。”嘴唇吻在他的发旋,和自己一个味的。

“小国,小国...”衬衫湿了,被哭湿了,“你别丢下我。”

“我错了小泰我错了。”

怀里的人挣开双臂的轻柔的禁锢,坐在他腿上,抱着他脖颈吻了上去。

“小国。”
吻在唇上,舌尖纠缠。

分开后大喘着气,“小泰。”和自己味道不一样,还要甜一些,“你该叫我叔叔。”

“我爱你小国。”轻轻地咬了一下他的下唇。

Impolitic

“小国。”那件事像是没发生过,送金泰亨去学校他们没再提起过,早晨金泰亨敲了敲墙。

“小国。”嗓子干的疼,揉着眼睛,在地板上走着,打开对面的门,男人窝在床上,睡得正熟,金泰亨帮田柾国拉了拉被子,关上床头开了一宿的灯,余光瞥见了田柾国书桌上一个皮质的旧本子。

他好奇地踮脚取下本子,哒地一声打开扣子,

翻着一页又一页,最后归回原位。

他呼了一口气,除了本子里田柾国秀气的字体,他什么都没看懂,因为他没读过书,田柾国也没教过他识字。

“或许他是对的。”金泰亨抱着双臂,看着床上睡着的人,忽地打了个哈欠,哒哒跑上床,把被冰凉的双脚搁到田柾国身上,抱着他又睡过去了。

田柾国打了个冷颤,本来想要移开,捞了捞那人身子感受了下体型,半睁开眼睛抱了上去,在发旋落下一吻,“小泰?”

“嗯...”轻轻哼了一声,又往怀里缩了一点。

直到中午,他们俩不约而同的被饿醒。

金泰亨拿牙刷田柾国挤牙膏;金泰亨坐在饭桌旁等着,田柾国端饭菜;金泰亨吃菜,田柾国夹菜;田柾国收拾碗筷,金泰亨从背后抱住田柾国;金泰亨稍微仰头,田柾国就蹲下一些,唇瓣相贴,

“小国,我想去上学。”

“呜———”火车驶过的声音

身上穿着洋装,是田柾国专门为金泰亨做的,衬上金泰亨渐渐变得越来越精致的脸,像是旁边小孩子手里的洋娃娃,甚至比娃娃还美。

“照顾好自己。”田柾国手里递过他曾用过的皮质行李箱,“我每周都会来接你。”

“我会给你写信,小国。”金泰亨接过箱子扯了扯衣领,“你要爱我,小国。”仰头。

低头。

行李箱随着斜坡划远,田柾国抱起金泰亨,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金泰亨笑的特别开心。

“我一直爱着你,小泰。”

“呜———”又一班火车开走了。

TBC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