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纸飞机

“咳啦咳啦..”风扇不停的转着,一晃一晃的好像随时要掉下来似的,讲台上的老师抑扬顿挫着说着知识点,精神饱满,却成了学生最有效的催眠药。

是夏天,伴着蝉鸣,金泰亨趴在桌子上,无聊的盯着笔,脑袋一晃一晃的,想找人说说话,同桌的闵玧其却睡的正香,无奈前边的男同学正忙着和自己的女朋友传纸条,最后也只能撅撅嘴作罢。

寻着有意思的事物,抬眼扫过整个教室。在一片懒懒散散的环境下,一个认真听讲的人总是引人注目。金泰亨透过自己的矿泉水瓶悄悄看着隔着三排之远的田柾国,抿了抿嘴。

那人优秀,有礼貌,非要形容他,金泰亨会说他完美无瑕,与众不同。也大概是因为他的与众不同,才格外吸引金泰亨的注意。

瞥见田柾国撩了下额前的头发,视线向自己这里斜了一点,马上用矿泉水上的标签遮住自己的眼睛,慌慌张张打开瓶盖猛灌冰水。大概也就这种时候,金泰亨才能体会到少女情思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就在还没把嘴里的水全咽下喉的时候,一个纸团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上,是个被叠成爱心形的小纸片,正疑惑着,坐在斜上方的女孩叫住了自己的名字,脸红着说

“不好意思金泰亨,那纸条是我写给明昊的。”

女孩话还没说完,前桌就把小纸片夺了过去,揉了一下金泰亨的头发,笑嘻嘻的说“谢谢啦,好好听课吧。”

不满撅嘴,被纸片砸到,还被硬塞了一口狗粮,但撑头看着前面两人可爱的互动,却又不自觉的扬起嘴角,脑里忽然浮现出田柾国的模样,怦然心动。

看着手上的白纸,心间一个念头忽然萌发。

在纸上匆匆写下“我喜欢你”没有署名,叠成一架纸飞机,哈了一口气,朝着田柾国的方向奋力飞去。

好巧不巧,纸飞机飞过了头,从教室这端飞到教室那端朴智旻的桌上。

本来正玩着手机的朴智旻抬头望向金泰亨。脸上写满了复杂,有些难堪,等不到金泰亨解释,埋头写上“对不起不行。”

估摸着距离,朴智旻瞄准金泰亨飞去,留下一个调皮的笑容,却在纸飞机砸到了闵玧其的头时,猛地回头装出认真听讲的样子,时不时余光瞥向闵玧其看看那人怒了没有。

被纸飞机砸到而被吵醒的闵玧其的确很生气,他不耐烦的想要把纸飞机揉成一团,却在机页上瞥见熟悉的规规矩矩方形字体,“对不起不行。”摊开纸飞机页面。

邻桌的金泰亨轻轻点了点他的臂膀,指了指纸飞机又指了指田柾国,闵玧其便明白了这个乌龙事件,出于私心用橡皮擦把对不起不行给擦掉,随便选了个朝右边的角度飞了出去,看了看在假装读书的朴智旻摇了摇头,寻着自己最舒服的角度把头又埋进臂弯里。

看着闲书的郑号锡的发丝里插入一个飞来的纸飞机,吓了一跳差点惊叫出声,后座的田柾国看着纸飞机飞了大半个教室,叹了口气把插在郑号锡头上的纸飞机取下来,扔到了前桌。

郑号锡嘴里咒骂着罪魁祸首,把纸飞机摊开,四个大字我喜欢你,猛然映入眼帘,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被老师多次当成反面例子的金泰亨的字体,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把纸飞机扔到后桌继续看书。

结果纸飞机还是传回了田柾国手里,揭开被揭开过很多次的纸飞机,勾勾嘴角,朝着金泰亨飞去。

卡在风扇页上,“咳啦咳啦”的声音变得耐人,纸飞机一圈又一圈地转着,金泰亨的视线盯着,老师还是在那里讲着,一样的配方不一样的味道。

变得磨人,变的焦躁,“金泰亨,金泰亨。”老师叫住了出神的明显的人。

“在..老师。”慢腾腾的起身,嘴角搭喇下来。“你这道题听懂了吗?”金泰亨掩饰着尴尬翻看了一下书本,装作深思熟虑的瞄了一眼黑板,坚定的点点头,“懂了。”老师半信半疑的样子,摸了摸下巴,“那行坐下吧,认真听课。”

心还是在纸飞机上,像是有一根线把心和纸飞机连在一起一样。

窗外忽然开始下起雨,夏天最寻常的雨,在金泰亨眼里却像是一个最坏的暗示,思绪刚被吸引过去,纸飞机起飞慢悠悠的飘到金泰亨笔袋上。

像是开了一个玩笑,绕了大半圈,又回到自己的手里,有些犹豫地闭眼打开纸飞机。像是在查期终考试成绩一样紧张,甚至更加紧张。

心快要跳出心房,看见纸面上的字,咬住下唇,把呼之欲出的惊喜吞回心里。

用矿泉水瓶挡住眼睛,隔着三排望去,对上温柔的眼,放下手中的矿泉水,“什么啊,怪让人心动的。”

铃声刚好敲响,班主任准时出现在后门,推了一下眼镜,“上课扔纸飞机的,都出来给我站好罚站。”

还是躲不过这一劫。

最后在走廊里,金泰亨和田柾国悄悄牵手,田柾国附在金泰亨耳边悄声说道

“那架纸飞机上其实有根红线,牵着我和你。”

外边莫名其妙的暴雨忽然停住,似乎放出了彩虹,阳光照着带着水珠的玻璃面,反射出一道光线。

“其实下雨是为了彩虹的出现做铺垫,就像我们的相遇是乐曲醉人的前奏一样。”
“那边的同学别讲话,好好反省!”不适宜的声音忽然出现,却将整个故事弥补成了最美好的青春岁月。

END🔚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