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小半【不虐的】

小半
文章/鸡块

序/00:23
绚丽,奢华,自由。
每天夜晚金泰亨重复的看见这些,舞池里面炫彩的灯光,激烈的舞蹈,拥抱,亲吻,谈笑风声。只他擦拭着酒杯,调着各色的酒精饮料,拒绝别人对于他的邀请,重复重复又重复,像是机械一样的生活。

一对又一对的情侣,在酒吧相遇,又在酒吧分离。他早就习惯了这些事情,在欢呼声和安慰声里,抽泣声和咒骂声里面无表情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你说你忙啊。”又开始了,争吵。

但是这次响起的不是尖细的女声,而是冷静却又止不住颤抖的男声。

“你的忙,就是在酒吧里面和这么多美女玩啊。你怎么这么忙啊,抱歉我现在一定占用了你很多时间吧?”不同以往的金泰亨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说话的那人,前额的发已经快遮到眼睛了,他用手把头发分开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看得更清楚些这闹剧。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忙,所以我尽量不来找你,你知道心寒的感觉吗,那个时候我打电话给你,我甚至够不到就在桌面上的药,你就是我那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结果传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忙音。终于接起电话,我还来不及说,你就说我很忙别烦我。”他开始哭了,却继续说着“我知道,你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多么丢脸的事,既然这样,你既然一点都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一次又一次的玩弄我的感情。分手吧。”

那个人跑了出去,被说的那个男人,没什么情绪,继续喝酒,和身边的女人谈笑。

酒吧又开始喧闹起来,像是那个插曲从未发生过一样。

“愚人不可自赎。”

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金泰亨扯了扯嘴角,“明明知道不喜欢,还要凑上去,那就是白痴。”低下头,不知是什么打湿了金泰亨前额的头发。

00:01
“又没过!金泰亨你四级过了吗?”

“恩,早过了。”不冷不淡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一会去打工,不用给我留灯了。”金泰亨穿上有些脏了的鞋,踏了两下地板,走到玄关处。

“你已经连着好几天这样了,休息一下吧,我这有钱你要不先给他们垫垫。”

“不用了,早一天还清是一天,我可不想天天见到那几张阴阳怪气的脸。谢谢你智旻,这点程度我还死不了。”门开了又关上,有些消瘦的背影被隔在门外。

朴智旻眨了眨眼,低下了头。

“8000元。”金泰亨扫着柜台上的商品,开口说道。

“我只有5000元。”冷飕飕的声音,粗旷又沙哑。

“8000元。”金泰亨又重复了一遍

“我只有5000元呢。”

“大叔是聋了吗,你的商品8000元,你要是不买的话就请出去。”金泰亨抬头扫了一眼他,满面油光和胡渣。

“小子,你”

“等下8000元整给你,把东西给他吧。”

“嗤,还好有这小子在。”满是胡渣的男人拿走了柜台上的商品,走出便利店。

“多管闲事。”金泰亨听着男人离去的声音,背过身去整理着柜台上的东西,声音不大不小刚好那个刚才英雄主义的人可以听见,“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要是不这么做,那人就会打你啊。”声音听上去还小,金泰亨回头看他,是熟人,那个天天下课后浪费时间打球的人。

“这么纵容他只会让他更加猖狂而已。”

“而且我又不会死。”眼神交汇,但那个人的眼睛,金泰亨读不懂。

“可我不希望学长受伤,我也不希望看见我身边的人受伤。下次记得反抗。”

英雄主义的人这么说,顺便顺走了金泰亨的心,“学长我叫田柾国,希望可以和你成为朋友,有事可以找我,我随时都会到。”

“那你可真闲。”金泰亨有些不自然地看向别处,那视线有些灼人,灼得金泰亨心温。

在田柾国走后,金泰亨笑道,“不希望我受伤?真善良呵。”

闲的发慌的人继续下课打着篮球,忙着打工的人也继续打工,但本不该有交集的人,却意外地碰撞在一起。

00:06
金泰亨没有告诉朴智旻自己喜欢上田柾国这件事情,因为他觉得,这件事情是不堪的,天大的笑话,男人喜欢上男人。

总是在去打工的时候路过篮球场,然后那个闲的要死的人缠上来说几句话;总是在便利店打工的时候,那个闲的要死的人要来买几袋零食;总是在无数个深夜互道晚安。

金泰亨真的觉得田柾国闲的要死,他不想与田柾国有过多的接触。但是每一次,却又都慢慢等着那人回复消息,然后接到消息后嘴角勾起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弧度,总是想着该怎么回复他,怎么才能制造话题......

这种矛盾的心理,不坦率,不直爽,不像金泰亨。

01:34
最近的日子总是这么安逸,或许是因为田柾国的出现,或许是金泰亨忘了还有一群阴阳怪气的人总有一天会找上门来。

“3000万,筹够了吗,小子?”叼着香烟蹲在便利店门口的拐角,丑恶的嘴脸。

金泰亨掏出一沓零钱往那人身上一砸,那人饶有兴致的捡起来,“一...二...三...”那人站起来,“远远不够啊,臭小子,何必这么幸苦呢?你看你细皮嫩肉的,你怎么不学乖点,像你妈妈一样呢?”

“闭嘴。”金泰亨音量提高了点说道。

“哎一古哎一古,我们泰亨是生气了吗,生气起来也是这么好看啊,不知道你的声音,如果叫....”

没让那男人说完,金泰亨就打了上去,“我叫你闭嘴了吧?”

那男人闷哼一声,“臭小子。”吐掉烟头,一拳又一拳落在金泰亨身上,金泰亨咬着牙,似乎扯到旧伤了,他忍不住“嘶”了一声。

“怎么小子?现在跪下来求饶也有用啊,‘我求求你了先生放过我吧。’”丑恶的嘴脸。

金泰亨喘着气,不知为什么产生了反抗的欲望。

他爬了起来挥了一拳上去,为什么?为什么想要反抗明明是这么麻烦的事情。

“下次记得反抗。”大概是因为田柾国这么说过吧。

“泰亨哥!”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田柾国来了,丢了一个易拉罐在那人的头上,拉起金泰亨就跑。

“你怎么来了?”金泰亨一边跑一边问道。

“没看见哥担心的。”田柾国紧紧抓着金泰亨的手,皱着眉头看着金泰亨手上沾上的血迹,拐进一个胡同里,附在金泰亨的耳畔悄声说道“嘘别说话。”

“扑通扑通。”不知道是因为剧烈运动心跳加速还是那被握过的手还留有余温,弄的心痒。

“去我家呆着吧,比较安全。”不容金泰亨拒绝的,自说自话的带着他上楼,打开门,不大不小,干干净净。

“哥,那个人是谁。”田柾国一进门就坐到地上,似乎是跑了这么久累了,抬头看着僵硬的金泰亨问。

“追债的。”金泰亨站在玄关处,打量着芊芊玉指上沾染的血迹,“....高利贷。”

田柾国没有说话,默默转身从柜子里翻出一样东西,招招手叫金泰亨过来,“伤哪了,我帮你消消毒。”田柾国打开一袋酒精棉花,用镊子镊着。

“不用消毒,他自己会好的。”金泰亨微微挣脱田柾国对于他的束缚,“反正又不会死。”

“伤口不消毒,只可能恶化的更快而已,也不是每条伤口都会自己好的。”

金泰亨被迫坐了下来,灯光打在田柾国睫毛上,虽然不是很长,但留下的阴影却像是夏天的树荫一般,让金泰亨喜欢的紧。

“田柾国,我和你说件事。”消毒时的伤口总是会痛,就好像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金泰亨,不能把田柾国牵涉进来一样。

“你也看见了,我欠了很多债的人,所以以后我的事情别管。”尽是冰冷的话语,“过了今天我就回去住。”

田柾国没有理会他,任由着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他微微撅起嘴,继续给金泰亨擦着药,擦完药对金泰亨笑了笑,“擦好了,睡觉吧。”

“喂,你听见我说的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听见。”田柾国收拾着药箱,语气明显变得不好。

“那我再说一遍,我们....”

“你够了没有,我记得我说过我不希望哥受伤,要我说明白一点吗?我喜欢哥,所以不希望你受伤,可你好像偏要和我对着干一样,天天都弄出这么多的伤,你不要以为自己很强大,天天说着什么‘又不会死’这样丧气的话。”田柾国转过身单膝跪下,看着坐在地上的金泰亨,眼里好像沾了泪花,泪花里反射出金泰亨的影子“我会陪着你一起还债,今天先睡吧。”

“别,我的债这辈子我都还不清的,我不希望牵扯到你。”金泰亨拉住田柾国的衣角。

如果金泰亨现在是悬崖勒马,那么田柾国就是一双手,可以把他拉上悬崖,也可以随时把他推下山谷。

“那我就陪你还一辈子。”

幸好田柾国现在是个善良的人。


01:47
终于闲的发慌的人不再打他的篮球,而是跟着忙到不行的人天天奔波;忙到不行的人,也从一个面无表情的机器,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田柾国就是他的血和肉。

“8000元”金泰亨扫着来人的商品,淡淡开口

“免掉吧,正好从债里扣掉。”沙哑难听。

金泰亨被这话说的一抖,抬起头来,果真是那张令他恶心的嘴脸,那人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金泰亨的眉头也随着他越皱越紧。

“这么不欢迎我?你上次打的我那一拳,我可还没算呢,哎一古,没想到是个脾气这么暴躁的小猫。”

“那你需不需要再尝一遍那时的味道?”金泰亨因为男人的靠近发出的臭气稍稍退后,看着在专心整理货物的田柾国咬了咬牙。

“好呀好呀,随时奉陪。”男人嘴里传出的烟酒味扑面而来,“但是不知道这几个摄像头拍到之后,你们老板是会处理我还是把你处理掉,哎呀,那你唯一的生活经济来源....不就断了吗?坷—真可惜,那你要怎么还我的债?用你的身体吗?”

“闭嘴!”金泰亨叫的很大声,终于田柾国也被吸引来了注意力。

田柾国一回头就看见那熟悉的背影,打了上去“他叫你闭嘴。”

“嘶—小孩子,你知道是什么事情吗,就在这里插手?”那男人转过身盯着田柾国的脸看了一眼“哦莫莫这不就是上次,小泰亨的帮凶吗?”

“我告诉你,第一我最讨厌说话阴阳怪气的人,第二我讨厌臭的人,第三我最讨厌找金泰亨麻烦的人,正好你三样都占齐了。”田柾国又一拳挥上去,“还有,只要我田柾国还在,你永远别想要动金泰亨,哪怕一根汗毛。”

“都是有脾气的人啊,好啊,那我们倒是看看,谁赢谁输好了。”

终于走了,金泰亨隔着柜台抓住田柾国的衣角,他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咬着嘴唇,“谢谢你。”其实金泰亨很害怕,可以前的他不敢暴露出来,他怕自己的害怕让自己被抓住弱点,可就是这样的金泰亨却在田柾国面前卸下了最后一层防备。

“别怕,有我。”田柾国绕到金泰亨那边,在眼泪落下之际将他靠向自己的肩膀,“我一直都在呢,没人敢欺负你了,我一直都在呢。”

上次金泰亨是什么时候哭的,他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有次在妈妈怀里大哭,她也是那样拂着他的背,说不会离开他。

可是她还是走了

满足于现状吧,金泰亨对自己这么说。

00:52
田柾国最近真的很宠金泰亨,真的很宠,宠的金泰亨发慌。


“我回去拿个东西。”金泰亨对着便利店里正在查货的田柾国说,“看好店。”

“我出去之前没有锁门吗?”金泰亨看着被打开的门有些疑惑,然后被一个男人捂住嘴巴,“小泰亨是我。”

是那个恶心的男人。

金泰亨偷偷拿出手机拨出一号键,没有接通,他不停的按着,然后手机被那个男人拿走,那男人看着手机上的备注,慢悠悠的读了出来“柾国?就是那个和我打赌的人吗?指望他来救你?等我放完这个视屏吧。”

视屏里,是男人和女人的缠绵,那个女人是放高利贷的那个人,那男人呢?熟悉的背影,那个被金泰亨抓出过无数次抓痕的背。

“喂?泰亨?”视屏放完后,田柾国终于接起了电话“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打了这么多次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金泰亨声音有些抖,看着那男人的手机,一动也不动,“没事,按错了。”按上红色的挂机键。

“哎哟?怎么了,小泰亨?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还指望他来救你吗?”

“给我滚出这个屋子然后带上门。”金泰亨回头望了眼那男人,冰冷的像条蛇,以前的金泰亨回来了。

“没意思后会有期。”门被带上,砰地一声,震得金泰亨心慌。


“你最近是有什么事吗?”那天金泰亨在睡觉前这么问还在擦头发的田柾国,“我们做吧。”

金泰亨第一次主动,他盯着田柾国僵住的身子,“做吗?”

他继续擦着头发,摇摇头,笑着说“哥怎么了明天还有课还要打工呢,睡觉吧。”他熄了灯,躺进已经被捂暖的被窝里,金泰亨忽然靠近,环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背上,他们刚在一起时,金泰亨总是这么抱着他睡觉。

感受着田柾国僵住的背部,金泰亨低声说“我感觉你不像以前这么爱我了,是吗?”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金泰亨扯了扯嘴角缩到角落。

“别乱想,快睡吧。”田柾国有些着急地说,但是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把金泰亨拥入怀中。

或许真的没这么爱了吗?

“果儿我有件事要问你。”面对墙壁,独自流泪,这样他就看不见了。

“嗯?什么事?”田柾国也没睡着,不知为什么异常清醒,右眼皮不停的

“你和那个放我高利贷的女人...为什么。”金泰亨说不下去了脑子里全是视屏里的画面,扰的心凉。

“我...我那时候...被下了药,我以为她是你,对不起...”田柾国攥着被子,像是有些紧张。

“我可以信任你吗...?我也不知道了,我好累,早点睡吧。”

如果金泰亨现在是悬崖勒马,田柾国就是那双手,而那双手正把他亲手救回来的孩子,一步一步逼回黑暗的深谷。

金泰亨赌了田柾国还爱他,而赌注正是他对于田柾国那份卑微的爱。

也许善良的人一直都是金泰亨。

01:17
“泰亨这个时间还在打工,应该不会回来。”
“他回来了又怎么样,看见了又能怎么样。”

屋里窸窸窣窣的声音,而金泰亨就坐在门口不敢进去,他把头埋进膝盖里,心痛心闷,却又滴不出一滴眼泪来。

“纵容只会让他更加猖狂而已。”

“小泰亨你怎么找上门来了,想通了?”

“一次所有的债,一笔勾销。”金泰亨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行啊。怎么终于绝望了?”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金泰亨脱下衣服,低下头说。

他把下唇咬破,也没有叫出一声来,尽管多么粗暴的待遇。

“看来最后还是我赌赢了。”

01:43
“你回来了啊。”凌晨4点,田柾国看着门口的金泰亨说道。

“不问问我去干什么了吗?”金泰亨低着头,并没有进门的意思。

“你去...干什么了?”右眼皮不停的在跳。

“我把债还清了。”金泰亨丢下一句话,6个字字字像炮弹轰炸一般砸进田柾国心里,“还记得那个赌约吗,那男人赢了,我也没有想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香烟,猛的吸了一口,“我还没有想到,我赌的你还爱我,是这么卑微。”

田柾国没有说话,他看着那人衬衫口的红印,听着那番话,眼睛有些酸涩。

自作自受吧,在应该想到是这个结局的。

“你知道青蛙吗,青蛙的舌头可以黏住很多东西,唯独黏不住体积太大的东西。”他把烟头扔到地上用鞋灭掉,“就像我,我可以留住很多人,胖的瘦的老的小的,可我就是留不住你的心,把你家地板弄脏了抱歉,房里的东西我也不用了。”

“泰亨我错了。”田柾国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泪花终于泛出眼眶。

“愚人不可自赎,爱上不爱你的那就是白痴啊。”

两条线如果会相交,那么必然延长下去便会越分越开。

00:45
“不爱了,早就死心了。”酒吧里面,喝得烂醉的人,总是喜欢说这句话。

金泰亨曾经不屑既然不爱了,为什么又要为他买醉。

“不爱了,早就死心了。”但是当他自己流着泪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他明白这样才能让自己好受一点,大概是自我催眠。

但是喝得烂醉的酒保金泰亨,却在睡着前的几分钟,像是摸着谁的头发,灿烂的笑了,他说

“不管你是否爱我,可能在见到你的那一刻起,你便被我判了无期徒刑,而那座牢笼就是我的心脏。”

01:21
金泰亨说他放下了。

01:27
不算

END
00:23 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
00:01 左顾右盼不自然的暗自喜欢
00:06 偷偷搭讪总没完地坐立难安
01:34 我的心借了你的光是明是暗
01:47 多敏感又难缠
00:52 纵容着喜欢的讨厌的宠溺的厌倦的一个个慢慢暗淡
01:17 玩弄着肆无忌惮
01:43 自嘲成习惯
00:45 看不惯自我欺瞒
01:21 放手了断念了
01:27 不算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