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麦粒肿

文章/鸡块
暗恋就像麦粒肿一样,痒痒的,有些难受,上手了又有些疼,割掉的时候却更加的疼,疼过之后就也不会再疼。

金泰亨得了麦粒肿。

难受的不行。

一开始还以为是睫毛掉进了眼里,揉了几下,没出来。

就跑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挤眉弄眼,就是在泪痣的斜上方他发现了一颗麦粒肿。

“有的好受的了。”他喃喃自语,却不巧的撞上了刚打完球来洗手的田柾国。

的确有的好受了。

“这个是什么?”金泰亨看着水杯里的热水上漂浮着的类似于茶叶的东西,问了问,有些刺鼻,反正不是很好闻。

“你小子真的是一点常识都没有吗,这是你的好兄弟金银花!17年连麦粒肿都不知道怎么治?”朴智旻一拳砸在金泰亨头上,“竟会惹麻烦,你说你怎么长麦粒肿了?你不会去女生宿舍偷看别人洗澡了吧。”

“滚滚滚!我怎么知道。”偷看女生倒是不至于,倒是偷偷看男生打篮球,算不算。


“传那里!nice!”场上的人一边鼓着掌,一边簇拥着中间刚刚进球的男生,坐在领操台上做作业的金泰亨不由的皱了皱眉,“好吵。”

金泰亨抬头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吵,打断他破解一道大题的思路,然后就被爱神的箭击中,对于田柾国一见倾心。

那个进球的男生,在笑。

金泰亨没有带着眼镜所以没有看清楚什么,只看见阳光洒在那群人身上,可是他偏偏就只能看见那个进球的男生身上散发的一圈又一圈的光晕,金泰亨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自己曾经对于数学题目都没有这么热爱过,但是听同班的女生好像说

“喜欢一个人,眼睛里就只会有他。”

从那之后,金泰亨就天天坐在领操台上边涂涂画画着什么东西,看似在写数学卷子,其实灰色的纸上一笔一画的全是田柾国,笔锋拉长,写毕再悄悄点一下一点。

他总是避免与田柾国眼神的交错,于是每次他进球后的喜悦他也总是看不见。

学校小卖部的风铃也因为金泰亨的光顾而每天都响着,穿过杂货零食来到冰柜,拿出两瓶冰的农夫山泉,每瓶一块五,三块钱落在柜台上的声音换来金泰亨傻傻的笑容。

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把冰水放在黑色书包的旁边,就算看着那雾气慢慢转换成水汽,滴在浅绿的操场上染成像森林一般的深绿,嘴角总是挂不住笑,农夫山泉有点甜,是真的,有一点甜。

打完球之后的一群人总是耍赖皮让田柾国去还球,田柾国也就象征上踹几脚,也不抱怨的去了,之后粗喘着气跑回来的时候,金泰亨甚至以为那人是朝自己跑过来的,低下头悄悄做着深呼吸,心跳就像呼吸频率一样快,甚至更快。

大伙儿也好奇是哪个女孩天天这么细心放一瓶冰水然后每每都偷偷跑掉,可大家大概都不知道,其实那个“女孩儿”就是假装写着卷子的金泰亨。

可是像田柾国这样优秀的人,就像是小说故事里的男主人公,喜欢他的女孩子也有许多,多到金泰亨在怀疑,田柾国这样子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金泰亨回过神,看着远处打篮球的田柾国晃了晃头,打开保温杯,这几天他也学乖,每次去小卖部也只买一瓶水,自己喝那有些苦味的金银花。

正皱眉喝着一个稍有些可爱的女孩子偷偷摸摸地出现了,她手里拿着一块白毛巾,她悄悄把毛巾放在黑书包上,盯着白毛巾上的胡萝卜刺绣笑了出来,忽然注意到金泰亨在盯着她看,咻地一下红了脸,扭捏了一会,开口说“拜托不要说出去啦。”

金泰亨点点头看着女孩子的身影逐渐远去,麦粒肿也开始作怪,搁着他的眼球,那种异物感很是不舒服。

金泰亨最害怕的一幕来了,田柾国拿着冰水的毛巾,像是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在兄弟们起哄下开口问道“你知道是谁送的吗,我因为看见你天天坐在这里写卷子。”

“我...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写卷子,我怎么会知道。而且也不能说。”金泰亨不敢看着田柾国的眼睛,把头低的越来越低,幸好头发长了,不然红透的耳朵就被给看见了。

“好吧,谢谢....泰亨学长,我先走了。”

“不用谢,我的单向暗恋。”等到田柾国走远了金泰亨这么说到。

麦粒肿作祟,金泰亨的眼睛肿了一些,似乎没有好转甚至有些恶化了。

今天金泰亨放学放的晚,从小卖部出来之后,看到的一幕实在令人心寒,连矿泉水上的水珠也争先恐后的砸在地上。

田柾国在好兄弟们的起哄下,拥住了给他送白毛巾的女孩子,大概是女孩被抓了个现行,才造成的这一幕吧。

金泰亨跑回宿舍里,他流泪了,正正好好刮到麦粒肿,痛的不行,眼泪也被刺激的越来越多,然后停不下来,朴智旻推开宿舍门的时候看见痛苦的金泰亨吓了一跳,随后马上拉开金泰亨揉眼睛的手。

乖乖,怎么恶化的这么严重。

“你别哭了,你有什么感觉吗?”朴智旻拍了拍金泰亨的背。

“我好痛。”他抽噎着只说出这句话,然后撞到了床上的栏杆“真的很痛。”

“不会吧。”朴智旻有些慌地摸上金泰亨的额头,“怎么这么严重。”


“学长你背着泰亨学长去哪呀?”牵着那可爱的女孩子的田柾国拉住朴智旻的手。

“医院。”朴智旻皱着眉头甩开他的手,急急匆匆的跑到马路上打车。

“你们愿意做手术吗,这个必须切掉。”

“好。”


金泰亨做好手术就被带回了家,他有一段时间没去上学了,一是借着发烧和眼睛还未恢复的原因,二是他实在不想见到田柾国。

他有一个活页夹,那里全是田柾国的名字,他看着看着心里就难过,感觉什么都被夺走了,每天的三块钱,农夫山泉的甜,眼睛上的麦粒肿,还有他单向暗恋的人儿。

他在拆下蒙在左眼上的纱布时,有些不适应外界的光线,但是也是因为那个刺痛感他好像想通了些什么,他背起书包到了学校。

班里的人一下课就去慰问他,连老师也问他有没有大事,他感觉到了爱。也没什么大的改变,就是篮球场上金泰亨以前坐的位置坐上了那位有些可爱的女生,有些甜的农夫山泉,换成了蓝瓶子的怡宝,金泰亨的生活重新回归正轨。


过了一年田柾国分手了,那个女孩她爱上了别的男孩。

田柾国分手前问她,你最喜欢什么牌子的矿泉水,女孩子疑惑地歪着头说“当然是怡宝了。”然后田柾国发现他找错了,不是他的农夫山泉,然而农夫山泉也已经毕业。

打完球之后的田柾国去了小卖部,因为天天有人送水喝,小卖部这个地方他好久没来了,他东绕西绕,来到冰柜面前,够着最上方的农夫山泉。

“1.5。”小卖部的阿姨笑着说道,“诶呀好久没人来买农夫山泉了。”

田柾国抬头与阿姨对视,有些期待地问“一年前最经常来买农夫山泉的是谁?”

“我想想.....好像是....四班的金泰亨?最后一次来买眼睛还肿肿的,说是不舒服,然后我看他得了麦粒肿,还给他敷了一下,之后就没有来过了,可真是想死他了。”

“金泰亨...”他想起最后一次见他,那人眼中好像隐匿着什么东西。


“金泰亨来拍照!”朴智旻拿着相机,喊着在人群中望着教学楼发呆的金泰亨,“看什么呢?”

“没什么,就三年好像一眨眼就过去了,再也做不到老钱不布置的数学题了有些伤感。”

“傻屌。”朴智旻转头就走。

“等一下!帮我拍张照吧。”金泰亨拉住朴智旻的袖子,眼里满是真诚。

“服了你了,在哪拍?”朴智旻拿着相机寻着好看的地方,结果却被金泰亨拉到了领操台上,“就在这。”他说。

“干嘛在这里,我最讨厌这里了,天天都被老钱拎出来在这前面做操。”朴智旻抱怨着,但还是将镜头对准了金泰亨。

金泰亨笑了,大喊了一句“再见!”就在这一刻,快门按下,记录下的有不舍有柔情有解脱有太多太多,幸福大于伤心。

这一声大喊惹来了许多毕业生的侧目,还有刚下课的学生从厕所的窗户里探出头来张望,盼了三年,看了三年别人拍毕业照,终于轮到了金泰亨,他却也高兴不起来。

“3,2,1。诶后边的那个男生看镜头,别看天上了天上有啥好看的。”摄影师高声喊着,把金泰亨拉回了神。

金泰亨在看“麦粒肿”,以前属于他的“麦粒肿”。

——田柾国探出头来和金泰亨对视,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只觉得那人好像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的。

那天田柾国没有打篮球,他在男生宿舍里,收到了一个活页夹,活页夹里夹着的全是他的名字,他附上那有些粗糙的纸张,字苍劲有力却又带着几分柔情的意味,他想大概是哪个毕业的学姐送给他的,但是没有署名不能好好谢谢她,属实有些遗憾。


手中拿着农夫山泉的田柾国呆住了,他也终于明白那时金泰亨到底眼里隐匿着什么东西,而送他活页夹的,也不是哪个学姐而是金泰亨。


后来金泰亨回到学校看望老师,久违的到小卖部买了一瓶农夫山泉,久违的1.5,可老板娘换了。

他坐上领操台曾经属于他的位置,把矿泉水放在地上,没有带纸没有带笔,手指在领操台大理石上写上“田柾国”,抬头看着天,闭上眼。

“金泰亨!”是哪个该死的人又打扰他冥想,这个声音熟悉的不行,就像一开始金泰亨一见钟情。

“干嘛,急吼吼的。”金泰亨张开眼,对着面前撑着膝盖的人问道,“还有要叫哥啊。”

“农夫山泉一块五,你帮我买了这么多瓶我想要还你。”田柾国拿起地上的矿泉水一口喝完。

“不用还了,都不重要了。”金泰亨摇了摇头。

“为什么?”田柾国问道,似乎有些气愤。

“我左眼的麦粒肿早就被割掉了。”金泰亨笑着说。

田柾国了然,转头走了,一切都是时辰的错。


“但是,我还没说完你别走。”金泰亨赶紧跳下来拽住田柾国的袖口,“我右眼又长了一颗。”

簇拥在一起,但是不该错过的总是不会错过的。

“诶,农夫山泉什么味啊?”金泰亨拍拍田柾国的背问他。

“有些甜。”


大概是因为你的名字有棱有角
刚好嵌进我的心脏太小
所以我也总是忘不了
那天初见你的模样
那颗麦粒肿也小
却又惹得我心痒。

END

评论(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