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先生


泰正 战乱

“先生若是喜欢,那就说出来;先生要是不喜欢,那为何又要惹我错付情忠?”
壹/
战争过了,但硝烟似乎还未散尽。

田柾国是战争中的幸存者,是幸运吗?战乱带走了他的家人,唯独留下他一人在战场上躲躲藏藏,担惊受怕的过着生活;那是不幸?可从战争里存活下来没有受到重伤的,整个镇子里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

田柾国蓬头垢面的,身上还穿着战争前还未来得及换的衣服,那衣服已称不上是衣服,处处漏风的破洞是田柾国母亲在战乱中因为慌张害怕而抓破的,也是在逃离的时候被路边的铁丝刮坏的。

他躲在教室落满灰尘的教室里,这是他数不清第几次换的躲藏的地方了,他有些疲惫,却不得不睁开眼睛认真听着来人的脚步声。

那教室里静的不行,就在风灌进来的时候,皮鞋与白瓷地面碰撞的声音越来越近,田柾国跑不动了,他只能闭着眼睛,张大嘴巴深呼吸,但心里却像有一块石子坠进了水塘一般,他撑着墙壁,努力的爬起来,想要从近在咫尺的门口逃跑。却被一个声音叫的停住了脚

“你是从战争里幸存下来的孩子吗?”

“战争....已经停了吗?”田柾国像是松了口气,缓慢的蹲下身子,用带着沙哑的嗓音轻声问。

“战争虽是停了,但似乎硝烟还未散尽。”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人看着风灌进来的地方,悄声说道,似是在说给田柾国听也似乎只是在喃喃自语。

“停了啊,终于停了,终于停了....”田柾国声音里带着几丝颤抖,伴着几声抽泣,“停了...停了...”许是哭了,但他却一直不停地说着。

那位先生盯着蹲在地上的田柾国轻轻皱了皱眉头,单膝跪下拍着田柾国的背帮他输着气,“停了,放心吧,和平了。”

田柾国勉强的撑起身子,对着先生深深鞠了一躬,“既然战争停了,那我便走了。”

“等下,孩子你有地方可去吗。”来人的问题明显让田柾国一怔,田柾国回过头对上那人的眼,像是一汪清泉,又像是黑洞一般要把什么吸走,他说

“那么孩子,你愿意跟我回家吗,至少等到你伤好了。”

贰/
“金先生您回来了,这位是...?”一位中年妇女样子的人听见了开门的声响,匆匆跑了过来,手上还挂着一条还未干的白毛巾。

“他以后就住在我们这里了,拜托你把我隔壁的那间空房间收拾一下,哦对了他叫...”男人正介绍着,忽然停了下来,有些尴尬的看向田柾国。

“田柾国。”田柾国鞠了个躬说道,面对屋内似乎有些太过华丽的装饰田柾国没有什么惊讶的,毕竟这位先生是在战乱之后,物资还不是很足的时候带自己回家的,“金先生您呢?”

“我叫金泰亨。”金泰亨眉头终于舒开了,田柾国似乎有些怕生的样子,眼神躲闪着不敢和人交汇,金泰亨想了一会,对着妇女说“您先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女人应了声便走开继续忙碌了,金泰亨看着田柾国因为紧张而紧攥着的拳头渐渐放开后,清了清嗓子,慢步走着,或许是考虑到了田柾国的伤势。

又或许他本来就像只优雅高傲的猫。

“那屋还没理好,你先在这里洗吧。”金泰亨推开门,不同于之前所见到的,这个房间有些凌乱,桌子上摊着的是田柾国之前最讨厌的现在想触及却也触及不到的书本,而这着实引起了田柾国的好奇。

金泰亨看着那好像会说话的眸子里闪过的一丝光,嘴角轻轻拐了起来,推了下金丝框眼镜,“我是一名老师。”

怪不得会出现在教室里,田柾国对这个答复感到合理但是也有些出乎意料,只一个教师就可以这么富有吗?恐怕不是的,田柾国没有继续想下去,接过金泰亨递来的浴巾和衣服,走进了浴室。

终于洗完了澡,田柾国麻利地推门而出,热气争先恐后的陪着田柾国一起溜出来,停留一会然后散尽。

“先生,我洗好了,请问今晚我应该睡哪,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可以睡在地上。”田柾国抱着那条浴巾,看着坐在桌前像是要把头融进书里的金泰亨,依旧是面无表情的问道。

金泰亨因为被打断了读书,难免有些不开心,没有心思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你和我睡,那张床。”他随意的一指。

田柾国看着金泰亨指的书柜,愣了一下,“好。”径直走向书柜旁,思考了一会,还是转了个弯坐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嗯...颇有些还在和平年代的感觉。

时间还未过8点,田柾国沾到床就有一些打瞌睡了,但也可能是因为战争结束的太突然,他只在床上闭着眼睛,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大炮打到屋顶上,房屋被炸开的样子;熊熊烈火里,哥哥无法逃生的无助的眼神;妈妈在那群混蛋一步步接近时,咬唇流泪的模样然后亲吻他的额头,走出去再也没有回来的背影;还有父亲....

田柾国在床上翻来覆去,眉头一直不安稳地皱着,身体和被子因为侧翻发出的声响使金泰亨无法集中注意力看书,他叹了口气,摘下眼镜,关了照明灯,爬上了床。他感受到角落里的田柾国像是僵住了一般,主动往那里靠了一点,摸着他的头发,轻拍着他的背。

像是在哄孩子一样,但不得不说这一招的确对田柾国很有用,在呼吸声逐渐平稳起来的时候,金泰亨看着被夜灯的光包围着的蜷成一团的田柾国,他轻声问道

“孩子,来我的私塾上课吧。”或许这是让你分散注意力,帮助你从战争中走出来的最好的方法。

“嗯...先生。”田柾国用最后一丝醒着的理智,含糊的答道。

叁/
田柾国即使是在很久没有好好睡觉的情况下,也跟着金泰亨在早上太阳刚露了半张脸的时候一同起床了。

金泰亨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大声响吵醒了他,结果那人只是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摇摇头说“我只需要这么点睡眠时间就够了。”金泰亨听了这话也把到嘴边的那句‘再去睡会’咽了下去,当事人是这么想的那么也就改变不了什么。

在金泰亨和田柾国洗漱好后下楼时,等待着他们的正是温度恰好的早餐。两个人除了早上起床的那段算不上对话的对话后再也没有说过话。

“我吃好了,先去私塾了。”金泰亨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手帕擦了擦嘴,站起身看了眼腕上的表,拿起外套正准备出门,这时田柾国终于开了口,“先生昨晚说的话还算数吗。”

金泰亨感到疑惑,什么话,田柾国见了继续说下去,“让我去您的私塾读书。”

“当然作数。”金泰亨抿了抿嘴,大概会是个好的开端吧。

田柾国和金泰亨一起上了车,在颠簸的车上,金泰亨依旧在看着书,把随身携带的笔拿出来圈圈画画,田柾国本是盯着看金泰亨在干什么,但是看到这一直在重复的动作嘴一撇,转头看向窗外的景色。

的确战争是停了,街上也在布置着,看上去干净了不少,也有很多房子正在重修,在车经过的地方田柾国看见了一个炸裂的房子,他想说些什么,但始终什么都没有说,趴在窗上盯着那房子,然后红灯变成了绿灯,那栋房子也消失在了田柾国的眼里。

战争的确是停了,可曾经这里也血流成河。

光鲜亮丽的外表下,也许谁都不会知道都藏着些什么。

“到了下车吧。”金泰亨把本子收进自己的外套里,提起公文包,用笔敲了下田柾国的头,田柾国也终于回神,答了句“哦。”然后走下了车。

然后金泰亨带着田柾国走进了那栋喧闹的楼,那栋楼是这么熟悉,但是几天前它还是那么死气沉沉。

来到了一个喧闹声传出来的屋子,木门噶机一下被打开,喧闹声一下子就静了下来,金泰亨把公文包放在桌子上,大衣脱了下来叠在桌子旁,笑着说

“好久不见。”底下的人没有回答的,浓浓的火药味散在空气里,“万幸啊,班级里没有受伤的真好。”

讲台上的人自顾自的说着,田柾国疑惑着班里的气氛,而又在这时金泰亨转向了他“又在晃神呢?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新来的孩子,田柾国。”金泰亨忽然而来的点名,让田柾国皱了皱眉,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自顾自的走到第一排第一个位子坐下。

他听见有人在轻轻地议论着什么,然后发出一声若有若无地“嗤”。

他没有理会,翻出金泰亨早上给自己的崭新的课本,用纱布缠着的手握住了笔,记着金泰亨在黑板上书写的内容。

教室里回响着的只有粉笔在黑板上摩擦碰撞发出的声音,金泰亨讲课的声音和田柾国做笔记的声音,仿佛教室里只有他们俩在上课似的。

溘然,钟敲了12下,金泰亨也不含糊的,露出一个微笑,收起课本说“又是很开心的一堂课,散学了,走吧。”

而在座的学生没有一个这么想的,除了田柾国,又或许金泰亨那话本来就是对田柾国说的。

等学生纷纷散尽了,田柾国才开始把课本塞进书包,走到金泰亨的身旁。

“上课觉得怎么样?”金泰亨问道,“还听得懂吗?”

“听得懂,你讲的很好。”长长的走廊里,田柾国低着头,跨着地上的方格,影子也跟着一起跨着,他忽然抬起头,“你呢,上课觉得怎么样。”我觉得你讲的时候不是特别开心。

“当然好,我最喜欢老师这个职业了。”金泰亨答道,眼睛里闪着光。

“那为什么...战争过后,这个学校里的人没有伤亡的。”田柾国转过身问道,偏了偏头。

“因为都是膏粱子弟。”

啊,因为有钱有势就不必担心战争,毕竟会有人代他们去死。那么先生也是这样吗。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