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无题

无题
序 金泰亨视角/
今天无意间听见了孩子们的交谈,说是要把我送去养老院,或许是我让他们的生活不便了吧,最近越来越早睡,却也很早起来,我也觉得我的话越来越多了,我的老婆子也早就去世了,说来也是无聊本来可以听我说话的孙女现在也去读书了,所以当他们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也欣然接受了。

他们似乎有些愧疚,孙女只是扒拉着饭,为了不让气氛这么尴尬,我也只好故作生气地开玩笑说也没什么好跟他们聊的,也是真的无聊,或许到那里可以更有乐趣的一点。

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却在吃下安眠药时,泪划过我的脸颊,我照常亲吻了我的夫人的照片,睡下了。

壹/
乘了两个小时的车,来到一个偏远的地方,那里的稻子让我想起了以前和奶奶住的小房子,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呢。

养老院的环境还算干净,我的房间里面有两张床,看床铺应该是个很干净有条理的先生,但我却无意中瞄到了桌子上一瓶不知名的药片,虽然很好奇但是想想人老了病的确会多起来也就此作罢了。

正在我理东西时我的子女进来和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我和他们嘱咐了几句要照顾好我的孙女,他们像是烦了,拜拜手叫我照顾好自己走了,他们临走前我问他们,他们什么时候来,他们只是看着我,走了。

我知道我应该算是被抛弃了吧。

貳/
我铺好被子,我最好奇的室友回来了,他拄着一根木头拐杖,那个拐杖有规律的打击着地面,他走到我身边,说了一句你好,声音虽然透露着沧桑,但是还是可以听出声音好听。

我回他你好,并自我介绍叫金泰亨。他点了点头说他叫田柾国,顺便把手里的花插进了窗台上的瓷花瓶里,那花应该是野花,没有特别好看,但成群结对的让人感觉很有生机,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有很多东西让我联想到我年轻的时候。

我见他看着我摆在床头的照片,便拿起照片看着说,她是我的夫人,在生下第一个孩子的时候去世了,放下相片在看着镜子里满脸皱纹的自己,笑了笑说,她还是这么年轻没有变,而我却老成这幅模样了。

他拍了拍我的背,好像在安慰我。

他动了动嘴却没说话,这时候铃响了,门外响起一个清脆的小姑娘的声音,我想这大概就是照顾我们的孩子吧。

她推门进来拿了两杯水一杯递给我一杯递给田柾国,拿起田柾国床头柜上的药,倒出来两颗,和他说到吃药的时间了,接着又询问了几句他最近有没有不舒服,田柾国也是摇摇头,说了声谢谢。

我按耐不住自己好奇的心思,问他这是什么药,他笑着看着我像是在说什么寻常事一样说维生素c而已,我有坏血症。

我拍了拍他的背就像他拍我一样。

他只是继续笑笑说,没什么事年纪大了嘛。

叁/
呆在养老院也的确比待在家里好多了,在这里我还可以和这些老人们坐在太阳底下聊聊过去的生活,陪着田柾国出去散散步,摘摘花,在田边看看牛看看羊。

而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我觉得这个院里最和我聊得来的是田柾国,最让我好奇的也是田柾国。

他从来不喜欢和我说任何以前的事情包括我问上他的妻儿孩子的时候他总是笑着摇摇头,然后看向更远的地方。

我这才在思考是不是我的问题太过于隐私,可这样看来我所有事情都告诉他了,他却不告诉我一样,似乎是有一些不公平。

我决定还是趁哪天他开心了再问问他罢。

肆/
今天田柾国依旧很早出去散步了,我也遵循了我每天七点起床的习惯,洗漱好吃好早饭,搬了个小凳子坐在太阳底下准备找人聊天。

就在我寻找时,听见了一些老太婆们的对话,谈论对象正是我的室友田柾国,我控制不住自己就坐下了。

然后我听到了,其实田柾国喜欢男人,他是一个同性恋,惶神的时候田柾国回来了,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他头发好像少了一点,他问“怎么了,吃饭去吧,都11:30了。”

我连忙说好好,准备搬起椅子,他却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拿起我的椅子走在我的前面了,我本想抢回椅子的但是他又对着我笑了,他说了一句让我蛮不是滋味的话,金泰亨你特别像我以前喜欢的人,今天是他忌日,他也和你老婆一样还是那么年轻。

我好像听见了很小的抽鼻子的声音,该怎么安慰他呢...这是我老年生活时思考过最痛苦的一个问题了。

吃好饭他又换了个人似的,又对着我笑了,说着没心没肺的不知道打哪听来的故事。

伍/
那天听见的田柾国的秘密,从田柾国口中得知的事情,我虽然记在心里但是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不一样的,但我知道田柾国和我的心里都知道得明明白白的。

田柾国和我的习惯还是继续持续着。

之后有一天,他竟喝了酒回来,我不知他是从哪搞到的酒,但属实,让人有些头大,他在模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我知道他哭了,他趴在我身上哭,抱着我痛哭,嘴里好像在喊着谁的名字。我忽然明白,大概是他又把我当成那个他失去的爱人了。

心里却挺不是滋味的,好久没这种感觉了,我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为什么我会不开心啊,后来想了想大概是不希望被当成替代品一样的家伙吧。

在夜色里,我听见他最后一声呢喃,我好像笑了,但惊了一跳

他说,再见...我喜欢你,金泰亨。

六/
他醒来之后,好像断片了,问他也不知道昨天他自己说了什么,只为了自己的失态抱歉,还一直吵着嚷着头痛。

活该头痛谁叫他喝了这么多,这么老的一个人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分寸。我是这么说他的,我说的语气很凶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笑得特别开心。

后来我也笑了,被他的笑感染了一样,很畅快很愉快。

但是我注意到了,他笑的时候,微微张开的嘴巴里,有很多牙齿都没了,我心里酸酸的也清楚着,他的坏血病严重了很多。

七/
我和田柾国的关系更好了,最近他总是和我牵手散步,我问他为什么他总是红着耳朵说站不稳,嘴上说着什么站不稳但是还是一手帮我搬着凳子,这种拙劣的谎言我也懒得揭穿他了,就随他去吧。

很多老顽童看见我和他也总是打趣我们像是老夫老妻一样,他总是抿着嘴笑了,看着他笑我也笑,我好像很是喜欢这样子的打趣,说我自己不清楚自己的感情吗?不是我其实清楚的很。

我喜欢上这个天天陪着我的田柾国了。

然后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意弄醒了,看见月光下田柾国抱着垃圾桶吐着什么东西,我就点了一盏小灯,照着他,他看见我醒了忙把垃圾桶推到床下去。

我问他在吐什么,他笑着和我说晚上吃太撑了,撑得睡不着吐的,放屁,我看见垃圾桶里的血和牙齿了。

我和他说你别骗我,定定看着他,他眼睛不敢直视我说没撒谎,又是这样拙劣的谎言,这次却让我心碎。

我看了他一会,心口闷闷的,想要走去厕所,被他拉住了衣袖,这是我第三次听见他用这种有些颤抖的语气说话了,

他和我说,可不可以明天晚上陪我去看看星星。

八/
我如他所愿和他来到了稻田边,月色打在我们身上,一开始我们侃侃而谈以前的生活怎样的好,之后我打了个喷嚏。

我知道冬天要来了,他把毛毯丢给了我,他叫我盖上别着凉了,我本来想问他为什么不自己盖,还没问出口他把食指颤着举到唇上让我别说话。

然后自己仰头看着被乌云遮住了许多的星星,淡淡说出一句,我特别喜欢秋天。

我笑着回他说,当然了这么好的天气,凉快不热也不燥。

然后他说他会好好记住这个秋天的,我问他为什么他就摇摇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我想和我喜欢的人葬在一起。

我只好顺着他的话题问,是那个你失去的爱人?心里却翻江倒海,空气好像弥漫着一股酸味儿。

他便头看向我,说,不是,喜欢的人是你。

该死的老头,怎么到这么老了眼睛还这么亮,我逃避着他的视线,明明是自己想听的话,我却自己站了起来说了句,我困了去睡觉了,就攥着毯子快步走了。

九/
第二天醒来又是七点钟,但是因为昨晚晚睡我打算再睡一会,睡前我瞥向田柾国的床铺,还是那么干净。

我睡了有两个小时,九点钟了,田柾国还是没有回来。

我不以为然,心里却很慌张,我正想起来,去找田柾国时,发现了他枕头旁露出一角的信封。

于是我打开来看了。

后来我就听见那个照顾我们的小姑娘的声音,呼喊着田柾国的名字。

也就在我读完那封信的时候,小姑娘进来了,她喘着气,我拿着信,心里什么都清楚了,捂上了耳朵。

十/
我去见了他最后一面,准确来说他们不让我去的,是我推开了那个小姑娘,忽略掉那一声请节哀。

然后用我最快的速度跑到看星星的田边的,有人围在那里,我脑子里嗡嗡在响,啊风真的很凉,冬天来了啊,他只穿的这么薄不冷吗。

我问他了,可是他没说话。

我也喜欢你,我说了这句话,可是他还是没说话。

我扶上他的头发,却抓下了一把,什么鬼毛病坏血症,还能让人这么喜欢睡觉。

我最近上网看见别人把眼睛闭起来就是让你亲他,然后我就亲上去了,冷冰冰的,他也没有什么反应,那我不许他喜欢我了,我为什么在哭。

十一/
养老院里每死一个老人总会引起很大的慌乱,这次也是的,但这个慌乱却没有什么,只是变成了饭后的一个新的话题而已,具体一点说这个慌乱,还没我的心乱。

但这个狗屁养老院却不让我参加守灵,你说这应该吗,不应该,怎么会有这种狗屁规则。

十二/
但好在她们能让我参加了他的葬礼,埋在一个他早就物色好的墓地。

十三/
其实我也累了,没了田柾国蛮无聊的。

十四/
冬天来了,这个初冬又有两个老人去世了,他们住在一个房间现在那个房间空出来了,那房间里的床头柜上却放着一个倒扣的相框,下面是一个好看年轻的女人。

田柾国的葬礼除了金泰亨,我还有院长参与之外就没有人了,我本来也好奇为什么田柾国来的时候一个人来中间还没有子女去看望他,现在我才明白,他没有孩子也没有伴侣,他喜欢的是男人。

而且那个男人是正在举行葬礼的金先生。

十五/
金泰亨的家人也赶到了现场,却一副冷漠的样子,除了一个小女孩在哭之外其他人都面无表情,令人费解。

在整理遗物时我翻到了一封信,信上写着请将他放在我的墓前,那是金先生的笔迹。

而信封里却是田先生的笔迹,上边只写着窗上的花是为你养的。

十六/
金先生的墓就在田先生的旁边,我也按照他们的要求布置了墓地,上边摆着信封和那瓶小花,我也终于知道这花不是野花,而是勿忘我。

真实永恒的爱。
END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