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Café

前言:因为看了一个视屏延伸出来的小故事,大家可以去看一下真的超赞。年龄差就不要在意啦。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7453227/?share_source=copy_link&ts=1518422704&share_medium=iphone&bbid=cdaa8558a9de2da409284560c933bd92

“叮铃。”是铃铛响起的声音,伴着外边窸窸窣窣的雨声,在前台擦拭着最后一个杯子准备打烊的田柾国随着声源望过去,一个甩着头发上的水珠的少年映入眼帘。

“不好意思...我没有带伞,外面忽然下起了雨,我只好来这里避雨,给您添麻烦了吧...”那个少年站在门口的地毯上不敢朝着店内跨进一步,生怕一个动作把大理石的地板弄脏,黑色皮书包上的水珠也随着书包主人的一个寒颤,成群结队地向下落。

田柾国看着他无措的样子笑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杯子,提高音量对他说“进来吧,到旁边的柜子上拿块毛巾擦一下。”看着眼前的一个杯子,田柾国挠了挠头,继续说道“我帮你做杯咖啡怎么样?”

“啊...b...”少年没来得及拒绝就又被田柾国打断了,在前台的人碎碎念着“嗯...在哪呢刚才放在哪了?啊找到了。”

田柾国看着少年有些为难的样子,开口笑道说,“不用这么拘谨,淋雨受凉了吧,正好暖暖手不喝掉也没事。”说完低下头再加入许多不同的配料,咖啡做的颇有一种米其林大厨在做牛排的既视感。

看到这,少年也放下了心里那块石头,还担心会是个很可怕的老板呢。

田柾国不时的抬头看看在店里参观的少年,几分钟的时间一杯咖啡就做好了,他把咖啡放在桌上,咖啡杯和玻璃发出的轻撞声,把少年吸引了过来,就像一只乖顺的小奶狗,寻着香味坐到位置上,田柾国眯起眼睛读出了胸牌上的三个字:
“金泰亨。”

忽然被点名的奶狗,猛的抬头,紧张的接上一句“内?”像是太着急把还没来的及吹的咖啡吞下去一大口,烫的金泰亨嘶了一声,面目有些狰狞地看向田柾国,但眼睛里却写着实打实的委屈。

田柾国先是一惊再是噗嗤一笑,还是个孩子啊,“我就叫一下你的名字,舌头疼吗,等下。”撑在桌子上的田柾国,转身回前台翻找着什么东西,没过多久又走到桌子旁边,有些犹豫,磕磕巴巴地说“舌头...伸出来。”

金泰亨听了乖乖伸出来一点舌尖,被烫到的地方碰到冷空气,得到了一些缓解,接着一些颗粒被铺在舌头上,他疑惑的抬头,注视着呆住的老板指了指舌头问他这是什么。

田柾国被拉回神,咽下口水,挠着头看向别处,“是白糖...敷在舌头上等它化了,再含点冰水会好很多。”

金泰亨了然的点点头,收回舌头,咖啡的余香和白糖一点点化开的甜味散布在口腔里,舌头上的烫伤处也真的得到了一些缓解,他有些惊喜抬头向田柾国分享喜悦,“都化掉了!真的不是特别痛了。”怕碰到烫伤的舌头又把舌头伸在外边说话。

田柾国看着眼前的像是等着被表扬奶狗,不自觉的揉了揉他的头发,用茶壶倒了些凉水给他,“含着。”指尖还带着他有些湿但又很软的头发的温度,不自觉抬手闻了一下,是很清爽的果香。

雨停下来时已经稍晚了,田柾国在关门时愣了许久,等到锁的冰凉传播到整个手上,才放下门锁“今天怎么了,真奇怪。”门锁砸在玻璃上磕出响亮的声响,金泰亨还会见到吧。

毕竟老板把伞借给了少年让他早些回家。

再次相见,仅隔了一天,太阳和月亮正要交接时,铃铛再次响起,前台的人没有抬头,“欢迎光临。”声音已经有些疲惫了,见没有人回答,抬起头来,看见是和第一次见面时保持着一样姿势站在门口的金泰亨,勾起嘴角,“愣着干嘛?进来吧,又不会吃了你。”自己都没发现的语气中参杂着的是一丝愉悦。

“给你做杯咖啡吧。”不容拒绝的语气,自顾自的又做起了咖啡,金泰亨提着塑料袋的手一动,坐在了离前台最近的位置,“老板?我想看你拉花..”金泰亨看着那人的背影,思索了许久最终决定了这个称号,把塑料袋放在桌子上,有些按捺不住地站起来。

“嗬,最高级的敬语啊?”田柾国抬头望了眼,做了个鬼脸,示意小孩过来,“叫我柾国就好了,泰亨...小弟弟?”看了眼小孩的校服,“才高中吧。”用肯定的语气答道。

“对,高三了。”金泰亨走了过去看了眼自己的胸牌,“但是,叫你柾国会不会不太好?”看着老板认真的侧脸小心的问道。

“叫都叫了”他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指甲盖敲在木桌上,“而且我很讨厌别人用尊称敬语待我,显得我很老一样。”看了眼表继续再添加了什么东西,拿起一个壶,轻声对金泰亨说“看好了,给你做一个普通的吧。”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最后做出来的是一个完美的爱心,田柾国心说这只是最普通的拉花而已,却在下一秒看见小孩眼里放着的光,失去了方才那份自信,大概是潜意识吧。

“哇,你真厉害。”小孩结果咖啡看着上边的拉花,发自内心的感叹着,“我看了好多网上的视屏,都不如你做的好看。”捧着咖啡本要喝上第一口,却被田柾国拦了下来,田柾国拦住他说“忘记教训了?这次可没多出来的白糖了。”

金泰亨悻悻放下咖啡杯,撑着头看着田柾国,明明只见过两次而已但是偏偏刚才他说那话时心中悸动不已。

可金泰亨忘了,咖啡店里怎么会缺少白糖这样的必需品,只是找个借口不希望他受伤罢了。田柾国怕自己显而易见的谎言被揭穿,摸了摸鼻头转过身子去,再次做起了咖啡“我...自己也做一杯。”

“哦...好。”那两人最后的交谈,咖啡店里安静的不行,最后打破这气氛的还是那整点报时,“七点整...布谷布谷。”

“七点了...”金泰亨看看钟,又看着田柾国的背影,“这么晚回去,老婆....或者女朋友不会说吗?”把心里最想问的问题问了出来,金泰亨的声音还有些紧张的颤抖。

“嗬,哪来的对象呀,母胎solo25年,要不你给我当?”田柾国调侃的说着,也刚好又做完一杯咖啡,走到金泰亨旁边坐下,“小朋友你这么晚回家没事啊?”

金泰亨先是被调戏的耳朵爬上一抹可疑的粉色,再被田柾国唤得紧张的喝了一口咖啡,杯壁遮住的地方是恰到好处地嘴角的弧度。

放下咖啡杯,终于绷住了笑容,回想着前边田柾国问了自己什么,看着杯子里拉花已经坏掉了的咖啡,不满的撅嘴,挠挠头说“没事,我每次回家都晚。”

“不良少年?”田柾国拿起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开玩笑地看向金泰亨。

“才!才不是!因为学习的缘故一直很晚回家而已....”金泰亨低头把脸放在还有些热气的咖啡上吹了吹,“反正只要学习好就行了吧。”

田柾国盯着他想了一会,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说“那你现在就是打着学习的名义来见我?”

金泰亨腾的一下红了脸,想要反驳什么,但事实就摆在那里,也不好反驳什么,只好没底气地说“才不是,我是来....还雨伞的!”

田柾国挑挑眉,也不揭穿金泰亨撒谎时脸有多红多可爱,喝了一口咖啡说“伞送给你好了,我又买了一把,下次出门记得带伞,还有欢迎常来。”他摸了一下金泰亨红透的耳朵,“早点回家吧,不能因为见我不务正业啊。”

“都说了没有...”金泰亨把塑料袋攥得紧紧的,呼吸好像有些急促了,起身跳下高脚凳,“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叮铃铃铛声带着一阵风,和金泰亨穿着黑色制服的背影,远离了田柾国的视线。

“妈我出去和智旻写作业。”金泰亨背上背包,系上鞋带朝着家里喊了一声,听着一声“好顺便把自己晚饭也解决了。”带上了家门。

到了约定地点之后看见前几天因为生病没来上学的朴智旻,快步地跑过去,拍了下他沉甸甸的书包,“智旻!”

正看着手机的朴智旻被拍的吓了一跳,随即一拳轻轻砸在金泰亨身上,笑嘻嘻的抱怨“吓我一跳,臭小子,去哪写?”

金泰亨被这么一问,才意识到自己也没决定好去哪,但脑海里面第一个浮现出来的,是田柾国的笑脸,摸了摸耳垂,悄声说到“我找到一家咖啡厅,很安静环境也很好,去那里吧。”

果然很想见他。

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中像有什么萌动着,随着离咖啡店越来越近,手抓着书包的带子也越来越紧,却迫不及待地想要跑过去推门进去,最后压下心情轻轻推门“咳咳。”

那人还是站在前台,风也正好灌进咖啡店,吹拂起他的头发,“欢迎光临。”温柔的声音,又让金泰亨定住了脚,和那人的笑眼对上“愣着干嘛,进去呀?”最后打破这气氛的还是朴智旻,不满的奶音把金泰亨拉回了神。

“哦好。”莫名其妙的金泰亨在遇见田柾国之后总是会脸红,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无论是对视,对方说的话,小小的动作总是被记在心里。

虽然是周末但咖啡店里的人还是不是很多,金泰亨也一直搞不明白,这么好的环境怎么会这么少的人,坐上高脚凳,咬着笔杆思考着世纪难题,完全忘记了要点什么。

最后还是一杯咖啡推到金泰亨面前,敲了下他的脑袋,“傻小子又在想什么。”田柾国的声音像是一块石头一样,又激起金泰亨内心的涟漪,鬼使神差的问出一句“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就被笑声给打断了思路,“连发呆都在想我?这么喜欢我啊?”

“没有!就随便问问,反正是...朋友了...不是吗。”金泰亨磕磕巴巴的反驳着,奈何一点威慑力也没有,两个人又安静下来,朴智旻也从旁观的模式,耐不住开了口,“先生,我的薄荷汽水?”

“抱歉,马上好。”田柾国也舒了一口气,刚要转身,却直直的盯着金泰亨吐出“九一。”金泰亨还没反应过来,温柔的声音又直击心脏“我的生日,小傻子。”

等田柾国转过身,金泰亨按上自己跳的不是很寻常的心,转头对用一副看透一切的眼神看着他的朴智旻说“写作业,写作业。”落笔的却都是一些奇怪的符号。

想要喝口咖啡,看见浮在上边的不是金泰亨喜欢的拉花而是一层薄薄的粉末—形状是一个猪头。金泰亨笑了,“幼稚。”看着那人忙碌的背影喝下第一口咖啡,比以前要甜。

等总算平静下来了,写起作业,腿跟着背景音乐一晃一晃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头低的很低,也遮住了自己藏不住的嘴角的笑意。

前台的田柾国撑头看着写作业的金泰亨,心口也扑通扑通的跳着,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种莫名的情愫。

高三的作业量也不是说说而已的,田柾国站在前台也没事做,想找金泰亨讲讲话,可奈何那人一直奋笔疾书的写写写。

咖啡喝了第一口就没有继续喝下去,他皱皱眉头看着头快钻进书里的小孩,不由得一阵心疼,心说,现在学生真是幸苦,还好自己比他早生几年不然按他的性子,大概会把卷子给撕了。

做了一下午的作业田柾国也就盯了一下午,而金泰亨却没有发现,如果说是田柾国眼神不够露骨,朴智旻也不会用尿频这种借口次次避开这刺人的光线,只能说金泰亨真的是个感情白痴吧。

朴智旻终于也在妈妈的催促实际上是难熬的气氛下匆匆走了,也换得了田柾国一个欣赏的眼神。金泰亨看着朴智旻走了,自己也准备收拾收拾东西找一家店解决自己口粮问题,结果被田柾国给叫住说“一起吃饭吧。”

又是有些霸道的把自己带走,却还是意外的温柔,嘴上询问着金泰亨的意见但一直以“吃这个不健康来拒绝,来到一个小众的餐馆。

餐馆的老板见了田柾国简直又惊又喜,忙跑出来招待还摸摸田柾国脸说他瘦了,责怪惊喜抱怨的语气听的金泰亨不明所以,只觉得温馨。

回到家之后的金泰亨洗完澡趴在床上,回想着之前在餐馆,老板赤裸的眼神和无意间问起老板和田柾国什么关系之后,田柾国夹了一块肉到他碗里然后捏捏他脸,笑着说“他是我的养父”金泰亨听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低下头,扒拉着饭菜,最后走出店门,老板却拉着他说“谢谢你,照顾好柾国。”

最近的事都有些莫名其妙的,金泰亨甩甩头,起身关灯准备睡觉,在一片漆黑中,手机kakao的提示音响起,盯着看了好久才把手机放下,带着笑容入睡。
“小子我知道你还没睡,别因为见到我这么兴奋了,早点睡,晚安。梦里相见。”

第二天金泰亨起了个大早,清清爽爽的去上学到了学校发现校门没开,而同样早到的还有朴智旻,虽然朴智旻自己也早到了,但是看见金泰亨第一反应就是“嘿让我看看哪个傻子早到了。”

而金泰亨今天意外的没有去反驳朴智旻,只是脑海里面一直出现某个咖啡店老板的信息,见到他而兴奋吗?“智旻,我对于一个人总是心跳加速,无聊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全是他,想对他好,想他对我好,这是为什么呢?”

朴智旻听了思考了一下柔声问金泰亨,“你觉得我对玧其学长是什么感觉呢?”

“干嘛问这个?瞎子都看得出来你喜欢学长,在学校的时候总是在说他,故意拉着我去见他,像是眼睛黏在他身上一样,什么好的都给他,书本上刻画的都是那小子,给你发的信息都要念叨上好几遍不是喜欢......”金泰亨还没说完愣住了,这种感觉不是喜欢是什么。

这个时候看门大爷提着裤子匆匆跑过来打开大门,“诶呦,智旻泰亨啊,都怪我起这么晚,下次我一定早起,快点进去吧,外边怪热的。”朴智旻笑着和门卫打着招呼,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思考着什么的金泰亨,笑了一下,背起书包走了,摇摇头故所深沉的说“爱情的味道啊,就是夏天的薄荷汽水,还有老咖啡店里的香气。”

缓过神来金泰亨的短袖衬衫已经有些湿掉了,摸出手机看了眼恰巧发来kakao的田柾国,笑了笑,“下午的课就逃了吧。”

像是初见一般的雨,正在食堂吃着午饭的金泰亨心里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他和朴智旻说他打算逃课,而朴智旻也懂得他话里的意思,“ok帮你打掩护,不过就这一次。”

得到了朴智旻的帮助,除了因为下雨有些泥沾到了身上,其他事情进行的都特别顺利,金泰亨撑开田柾国给他的雨伞,慢悠悠的凭着身体走着熟悉的路线,在一个巷子前停了下来,他看见一个老婆婆撑着雨伞在路旁摆着首饰的摊子,心下决定帮助一下她。

走到铺子前,正好相中一对项链,带着银色的小的仙人掌,意外的和老婆婆说了很多,“老婆婆我现在要去表白了,也许我一会见到那个人会说不出话来,但我还是想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虽然我和他真的差了不少岁数但我只想按照我心里的指示做,我真的很喜欢他。”

老婆婆把项链包好递给他,笑了一下,“祝你成功。”

卖掉了一对项链老婆婆也推着车子走了,她说“本来我打算走了,可我看到了你。”金泰亨又懵了,“你是看见我猜到我一定会买东西吗?”老婆婆摇了摇头她把手指指向一个地方说“因为我看见你身上有爱。”

而那个地方就是那家让金泰亨十分喜爱的老咖啡店。

叮铃,“欢迎光临。”是田柾国的声音,他抬头看向门口,是那个孩子,不同于第一次见面时的怕生,拘谨和湿淋淋。这次他站在门口朝他露出最好看的笑容,喊了一声田柾国,手上紧紧握着自己给他的伞的伞柄,把伞丢进筐里,走到前台坐下,看着一脸疑惑的田柾国,捧起他的脸,把手指抵在他的嘴唇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家藏在很深很深的小巷子里的咖啡店特别感兴趣,我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你就会特别开心,我从来不知道看到你我的心就会跳个不停。后来我想了想可能我爱上你了。”金泰亨一直笑嘻嘻的说着,笑出了四方形的嘴,让田柾国也不禁一起笑了起来,却被金泰亨嗔怪,“别笑!让我享受一会。”

“因为你现在眼睛里有我。”金泰亨松开了手,拿出那一根项链,把它平摊在手上,伸向田柾国,“大叔,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我真的百分百的自信你会答应我,因为我看见了你眼睛里面的亮光,那个属于我的光,金泰亨这么想,却迟迟没有等来田柾国的回应,心脏忽然疼了一下,以为自己猜错了,正心里编着理由怎么逃避时,被隔着一张桌子的田柾国拉向前,嘴上的温热提醒着他,田柾国也喜欢他。

“我当然愿意,你这小子好歹给我一个缓冲的时间吧,我就说你被我迷住了,你还打死不肯承认。”田柾国额头贴着金泰亨的额头,温热的气息喷在金泰亨脸上,让金泰亨觉得痒痒的。

金泰亨被说的红了脸,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语无伦次的说道“那我以后可以喝免费的饮料吗?”

田柾国嗤的一下笑出声“想喝多少杯都没问题,天天给你做咖啡。”

“别千万别!”金泰亨连忙拒绝道,“我其实不太喜欢喝咖啡,因为我觉得....

“我觉得咖啡有股抹布的味道。”

田柾国真的愣了,忍不住又亲了上去,“那你早说啊。”

金泰亨却别过脸认真的说“可是我就是拒绝不了你啊。”

田柾国换上一个烦恼的表情,点点脑袋问道“怎么办你对我沉迷太深了。你这个点不是应该在上课吗,难道你逃课出来和我表白?”见金泰亨低下头不回答,不知是气还是开心,紧紧抱住金泰亨,摇了摇“小子,这次你真的是为了我不务正业了啊,怎么办大叔很苦恼啊。”

金泰亨以为田柾国生气了小心翼翼的问,“那我回去....”田柾国笑着把脸埋在他头发丝里,“现在回去也没什么用了,帮我把项链带上吧,以后我陪着你长大,我的小傻子。”

“你转过来。”
“哟还是个仙人掌呢。”
“仙人掌怎么了?”
“你知道仙人掌代表什么吗?”
“代表你的胡渣太多该刮了!”
“不是啊,代表我对你坚毅不拔的爱情。”

筐里躺着两把伞,一把沾着水珠,一把因为拥抱另一把也心甘情愿弄湿了自己。

“诶闵玧其你给我过来!”朴智旻躲在咖啡店的一面墙后面,拉了拉身边再装石头的闵玧其,“泰亨要来了。”

今天是金泰亨的20岁生日,田柾国把他邀请到了金泰亨去过无数次的咖啡店里像是要准备一场神秘的典礼。

风铃声响起,推门进来的是正吻的热情的田柾国和金泰亨,“少儿不宜!”朴智旻嘴上这么说着却乐此不疲的看着,反正他也不是少儿了,闵玧其看着朴智旻的样子摇了摇头,自己也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一吻终了,田柾国喘着气说“成年快乐泰亨。”金泰亨装作惊喜的笑了,其实自己早就知道对方今天的不寻常是因为自己的生日引起的,但还是要给他一个面子,演起了戏。

但还是发生了没有预料到的一幕,“泰亨结婚吧。”田柾国拿出一枚戒指说道,金泰亨真的被吓了一跳,田柾国看见了让金泰亨眼睛在发光的水珠,“给我跪下!再求一次!”那人忽然吼道。

田柾国笑着单膝跪地,“泰亨和我结婚吧。”
“好吧。”田柾国看见了让金泰亨眼睛在发光的水珠,因为自己的眼睛也在发光,他就这样深深的爱上了金泰亨,在这家老咖啡店里,在音乐声里,在咖啡香里。

“诶呦欧豆豆长大了,闵玧其你想啥呢?”朴智旻扶着腰看着眼前美好的一幕踹了一脚蹲在地上的闵玧其,闵玧其意味深长的看了朴智旻一眼“你成年了。”

“废话。”朴智旻被说的摸不着头脑以为那人又在瞎搞,拿出手机准备拍下田柾国和金泰亨相拥的样子,“那我们也可以结婚了。”该死的酒嗓打断了朴智旻的思路,像是满意于现状似的,又补充了一句“你还可以给我生孩子了。”

惹来的是朴智旻重重的一脚和田柾国和金泰亨吓到的神情。

我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深爱这家老咖啡店,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是因为你。
金泰亨

END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