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所谓爱情 完结

【第二段 引子】
爱情的开端是甜蜜,就像白开水加上蜂蜜。

而有些人的则是甜腻,就是泡在蜂蜜罐子里,都比拟不来,田柾国说,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直到遇到金泰亨他才发现这不是假的。

朴智旻是他俩恋爱后最大的受害者,告白那天朴智旻正在洗澡,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他俩在一起了,试想一下大半夜回到宿舍,没几个人在房里忽然一个人疯疯癫癫跑到浴室里面,“花枝乱颤”地对着你一阵狂笑,把你的水关了,娇羞的对你眨下眼睛“智旻我和田柾国在一起了。”不管你承受不承受得起,反正朴智旻一下子摔在了地上,看着金泰亨冲进来,再大笑着出去,屁股上的疼痛直直持续了一个礼拜。

这只是一部分,具体的还有,走到半路看见两个人抱在了一起,一个回头两个人悄悄耳语,打完篮球只能一个人去买水看着另外两个人共用一瓶水推来推去。

就是这么的腻,朴智旻有次问金泰亨“你就不怕别人看见了有什么想法吗?”金泰亨甩甩还未干的头发,笑着看向他说“田柾国都不怕,我怕什么,反正这也不算是秘密了吧,藏着掖着别人才会有什么想法吧。”

朴智旻看着金泰亨坚定的眼神,摇摇头笑了,心说:也罢,这两人都不担心我操心个啥,反正他俩开心就行。

但爱情里边,不止甜腻,两个人也有时会吵架,毕竟两个人都是男孩子,都是急性子撞在一起还是一发不可收拾。

但最后田柾国还是会放下自己面子低下头来道歉,然后就是田柾国牵着金泰亨的手把他送回宿舍,自己慢慢回味着手上的余温,晃荡回家。

金泰亨绝对是田柾国谈过最长的一段恋爱,也是田柾国第一个有了想要和他一起走过后半生的人,给他很多关爱给他很多关心,疼爱他放在手心里。

可是这种溺爱总会适得其反,金泰亨一直憋着的气也终于在一次吵架里全部释放出来。

【4】
天气入秋,萧瑟的风拍着树叶,将他们打落到地面上,“咔吱咔吱”田柾国踩过树叶,坐到食堂门口路灯下的台阶上,撩过自己的头发,点开通讯录,拨出号码“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艹。”田柾国气的手悬在半空,想把手机摔在地上,但却止住了动作,又一遍拨通了电话,这次响起的是金泰亨的声音,“怎么了,果儿?”

田柾国强压下怒气,放柔语气说,“你人呢?怎么之前打你电话不接?”

“啊,我在和宝剑在外边吃饭,可能没有看...”“朴宝剑朴宝剑又是朴宝剑?”田柾国打断了金泰亨的语句,大吼道,惊得夜猫发出了防备的嘶叫。对面的金泰亨也被吓了一跳,却也烦躁了起来,“我不能有些自由吗?我不可以交朋友吗?你没资格管我这么多吧?”

“我没资格管你这么多?我这是在担心你,现在是晚上了!”田柾国腾地站起来,跺着脚,看着远处的地面,“你在学校里是吧,我们当面说。”金泰亨说着挂掉了电话。

田柾国拿出藏在口袋里的烟,狠狠吸了一口,反而剧烈地咳了起来,两支烟还未抽尽,金泰亨就来到了寝室门口,看见田柾国抽烟的样子,用自己的手掐掉了还未熄火的烟。

“田柾国你看看你到底在干什么?”金泰亨在烟中呛了一口,从田柾国嘴中拔掉烟,包进纸巾里,“你干嘛在电话里这么大吼大叫?你有病啊?”

田柾国本心疼的看着金泰亨的手,忽地被烟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我有病?我在担心你!你看看几点了你还在外面,寝室都快熄灯了。” “外面又不危险,我是个男的田柾国,我不是个弱小的被风一吹就倒的女孩,你以前的女朋友可能很吃你这一套,可是我不吃,我是个男的,我有能力保护自己。”金泰亨捏着纸团,退后几步说。

“你这是在说什么,你怎么每次都要扯到我以前的女朋友呢?她们都过去了,现在我只在乎的是你,我这是担心你!”田柾国走进几步,瞪大眼睛,想要去抓住金泰亨的手但却被一声冷笑打断。

“狗屁担心我的安全,你是在担心我和宝剑跑了吧?”月亮把金泰亨睫毛阴影打了金泰亨半张脸,细细的看似乎还有一丝晶莹的东西在眼眶里徘徊,“田柾国我给你说说好吗。”

“我最喜欢的是你,我追了你这么久,我才追到你,我自然最珍惜你,因为你现在是我的命你知道吗?你不知道我以前看你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心里,你不知道那种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心理,你也不会知道。我这样我都忍下来了,你为什么就不可以为我包容一点呢?”金泰亨看着田柾国那颤抖的眸子,用有些抖的声音说着“还有田柾国,我希望你真的把我当做你的男朋友,如果你想找一个女朋友,我们到此为止了,你好好想想吧我去睡了。”

田柾国留在原地,看着金泰亨从身边走过,停顿一下,抽走自己手里的一包烟,“这个我拿走了,对身子不好。”手里空落落的,脑子里回响的金泰亨的话和那双手上被烟头烫红的痕迹。

“你回来啦?”躺在床上玩着游戏的朴智旻听见开门的声音,头也没抬就辨出了是金泰亨回来了,“吃夜宵啵,隔壁寝室闵玧其学长给的,说是写歌有这个味道集中不了精神...你咋不说话呀?”朴智旻意识到不对,暂停游戏,看着低着头擦眼泪的金泰亨,忙爬了起来,“你咋了。”

金泰亨走到桌边坐下,大口大口吃着碗里的菜,鼻涕眼泪流得不行,纸巾用了一张又一张。

朴智旻抓住他拿着筷子的手,“你干嘛呢?这是辣的你吃不了的。”金泰亨却哽咽了一声,用低沉的嗓音说了一句“你放开。”继续吃着。

“不行你不能吃,你在吃我就叫田柾国过来了。”朴智旻作势掏出手机,却见金泰亨抬起了头哭了出来

“这个学校大概只有田柾国不知道我不可以吃辣。”

【5】
第二天一早,金泰亨整理好衣服,拿起书包,戴上口罩准备去上课,看着镜中眼睛有些肿的自己,指尖顺着玻璃滑倒身侧,“丑死了。”

碰到田柾国是在宿舍门口,田柾国拿着早饭等在楼下,他的黑眼圈说明了主人一夜没有睡觉,“泰亨,你下来了。”他用有些沧桑的嗓子说,说到一半却被金泰亨塞了一瓶水,从口罩里透出来的是闷闷的一句“润润嗓子,声音难听”

田柾国跟在金泰亨后面,抓住前面的人的手,把他带向一个无人的地方,欺身吻了上去,金泰亨也回应着他,吻罢。田柾国贴着金泰亨的额头,感受对面的人的鼻息喷在自己脸上,捧起他的脸,看着他红肿的眼睛一愣。

到嘴边的话像是被人掐住喉咙疼的说不出话来,狠了狠心说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泰亨你的话我回去想过了,我对你的爱情太突然了,你付出这么多,我却什么也没付出过,这对你不公平所以,可以吗?换我来追你一次吧。”田柾国吻上金泰亨的睫毛,感受到睫毛颤动,分开一段距离,然后看着金泰亨点头,最后自己握住手中的水瓶,转身走开。

金泰亨摸着自己的睫毛,看着远去的人说“笨蛋,爱情哪有这么多麻烦事,明明只要有你这份心就够了”

接二连三的,金泰亨回归到了以前和朴智旻一起游手好闲的生活。

每天早上收到早餐,便签条上都写着变扭的甜蜜的语句,金泰亨把便签条攒起来,贴在寝室的墙壁上天天看着,每次朴智旻看着他,都嫌弃的捻起他的耳朵,“你说你这个样子,干嘛不答应田柾国啊。”金泰亨每次都被拽的痛的不行,一边叫着一边说“啊!朴智旻住手啊!我还没爽够呢!”

“吵死了。”隔壁房的闵玧其也总是这么说着,然后放下笔,发个短信给田柾国,给他汇报情况,坑他几顿羊肉串。

“你打算什么时候在和田柾国和好?”我都快被你折腾死了....朴智旻激动的打着游戏,狠狠按下一个键看向赖在床上眼神集中在电脑屏幕上的金泰亨,叹了口气把后面半句咽了下去,“你看看你,多久没出门了,除了上课,连吃饭都不愿意去食堂,我看你都要长蘑菇了。”

“田柾国怎么了??”金泰亨敷衍地应者,却停下了动作疑惑地看着朴智旻

“哎....我是说你要长蘑菇了,你这样为什么不和田柾国重归于好呢。”朴智旻撑着下巴与金泰亨对视,金泰亨听了这话停顿了很长时间,撩了一把头发笑着说“我好饿啊,把你妹妹叫出来一起吃饭吧,正好一起出去走走。”

朴智旻有些又惊又喜,喜的是金泰亨终于愿意出门了,惊得是金泰亨不知道脑子里又打着什么主意,竟然叫上阿米那个小丫头一起出门,“坏了坏了...不会...”一个不怎么好的想法出现在朴智旻的脑海里,马上拒绝说“阿米今天有课呢。”

“啊智旻你别骗人了,阿米刚才还在给我发消息说她没课呢,你是不是过日子过糊涂了,走了我们去接她。”金泰亨一边换衣服一边走向朴智旻,把发着呆的朴智旻拉走。

朴智旻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更加深了,“他俩不会搞在一起了吧?”呆呆地看着手机上来打听金泰亨消息的田柾国,按了下去,

【金泰亨好像和我妹妹搞在一起了。】

没有以前的秒回,只有一个灰色的已读。

“哦阿米啊。”金泰亨笑着跑过去揽过长发飘飘的少女,走到朴智旻身边,踢了一脚朴智旻屁股“发什么呆呢?你妹在这呢,吃饭去吧。”说完和阿米肩并肩的走到前面说话。

朴智旻看着前面有些相配的两个人,咬牙发送
【田柾国我不管你现在什么样的心情,反正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把金泰亨弄丢的是你,说要追回他的也是你,我们在学校旁边那家饭店吃饭,来不来就看你了。】

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一个变数,它有时候很稳定,但是只是有时候而已。

【6】
这边的田柾国也没好到哪里去,收到朴智旻的消息先是一喜,再是不可置信,揉了揉眼睛,13个字一个标点符号深深的打在田柾国的心上,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不是说好最喜欢我的吗,ic...”他把刚要套上的外套摔在床上自己也随即倒了上去,胸口大幅的起伏着,不知是流泪还是怎么了。

就这样颓废的躺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消息提示音再次响起,他有些不敢看消息,心里却有什么促使着他点开了对话栏,田柾国对着自己说如果这次不行,那就再来,等到金泰亨再次回心转意为止。

于是餐厅里就出现了田柾国微喘着气,拉起正在喝碳酸饮料的金泰亨的手的一幕,金泰亨的眼里带着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笑意。

田柾国没有管这么多,将他带出餐馆,拽着他的手说“我喜欢你。”

金泰亨被这忽如其来的表白弄的先是一愣,像是想起了什么熟悉的场景,藏住嘴角的笑意说到“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我觉得我比你的女朋友好太多了。”田柾国注视着金泰亨的眼睛,金泰亨听了这话一顿,马上恢复自己的表情,笑盈盈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有她没有的。”
“可你没胸啊?”金泰亨听了马上反驳道,没想到田柾国忽然凑前在他耳边说“可是我有胸肌。”
金泰亨听了大笑起来,“什么啊你是小孩子吗?怎么这么幼稚?”

田柾国摆正金泰亨的身子扶正他说“不管了,我今天来就是想要告诉你,我会一直等你就像你以前等我一样,不管你换几个女朋友,我都会守在你的身后的。”

金泰亨刘海遮住了眼睛,拢着一片阴影,忽地凑前,印上一吻,捧着田柾国的脸说“小弟弟,谁和你说我有女朋友了?”

“什么?”田柾国还没从刚才金泰亨的举动反应过来,像是信息量太大接受不了一样,眼睛里亮晶晶地看着对面那人眼睛,像是镜子一样眼中也有自己。

“我说,我到现在为止只有过一个对象,那就是田柾国,你个傻子,我都等你这话这么久,我那时气都消下去了你还把我推走,你是不是猪?”金泰亨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有着胸肌的肌肉猪。”

田柾国吻上金泰亨的唇,把他搂在怀里,笑道“你说谁是猪?嗯?”

金泰亨回吻上去说,“谁最喜欢金泰亨谁是猪。”一吻终了他赶忙跑开,溜进一辆刚到的公交车里,笑嘻嘻地抓着栏杆,看着窗外追上来的田柾国,用口型比着“你想干嘛。”

田柾国笑了下,在街上大喊道“我是猪!”

公交车开走了,不久之后,一条动态上写着

【怎么办好苦恼,我的对象是头肌肉猪。】

随之闵玧其收到一条消息“学长作战成功。”

餐厅里的女孩笑着放下手机,看向对面一脸纠结的朴智旻,吞下一口牛肉说“怎么了?”

朴智旻真诚的握住阿米的手说“阿米啊,虽然你很淘气,形象也不怎么好。金泰亨虽然看起来蛮傻的,但是他人还蛮靠谱的,他要是让你伤心了你和哥哥说,哥哥给你打他。”

阿米看着自家异常认真的哥哥,擦了擦嘴巴,拿起自己的包站了起来摇了摇头“我看你才是傻子吧。”

“你!阿米我知道你的心情,可是你也不能一交上男朋友胳膊肘就往外边拐啊,哥哥还是...”朴智旻还没说完,手机就被阿米拿走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丢给自己的哥哥,“让玧其学长和你解释吧,我真的不想和你这么傻的人多说一句话。”随即走出了餐厅。

过了很久朴智旻才发现,原来只有自己和田柾国不知道这个圈套。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