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所谓爱情

引子
金泰亨喜欢田柾国这件事全世界人都知道,那种喜欢呀不是压在心里的喜欢,是那种就算嘴里不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的喜欢,就像喜欢田柾国是他金泰亨一辈子必须做的事情一样,金泰亨管这个叫做爱情。

可另一个当事人,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或许换句话通俗的说,他更本没把金泰亨这人放心上,再通俗一点田柾国脑海里不认识金泰亨这个人,而且相传田柾国是个性冷淡,换女朋友就像换内裤一样勤,也就没了这业余的机会再去结识一个喜欢着自己的男人。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金泰亨虽然因为这个有些伤心,可毕竟自己还是一个爷们,总不能娘们唧唧的对一帮兄弟发牢骚,哭得梨花带雨,喊着田柾国是个“水性杨花”的男人吧。

所以金泰亨就一边看着田柾国女朋友一换再换,掰掰指头算算自己认识田柾国的可能性有多大,一边兄弟问着,“你怎么就吃倒在田柾国这小子这了呢?”一边又应着

这个叫做爱情。

【一】
“别别别,打住你这台词我到这都能背出来了,这至死不渝的.爱.情.对吧?我说,我妹是不是又给你灌输什么知识了,你怎么越来越像个少女。”朴智旻拍着篮球,嘴里叼着冰棍棍子,有些不耐的看着大太阳,见旁边人没声,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赶紧回头看看,这才发现刚才和他夸着田柾国的人儿早就没了影,“得嘞得嘞,估计又在哪个角落见到田柾国叻,先回去洗个澡,睡个觉。”说完就溜没了影。

刚跑开的金泰亨在朴智旻意料之内,又跟在田柾国旁边,“他旁边没人啊!”金泰亨惊喜的在心里叫唤,“让我算算,这都1礼拜了估计已经掰了,好好好,就是现在,得去让他知道下我的名字。”金泰亨跟着走进食堂,若无其事的带着墨镜,一直紧跟在田柾国旁边不到30厘米的地方打着饭。

忽然田柾国掉头就走,扎进了人堆里,金泰亨有些懵的夹着菜,一边寻找着一边手里不停的夹着。

“诶诶诶!同学!你夹这么多一定要吃完的啊!不然浪费粮食。”厨房大妈一嗓子把金泰亨吼回了神,顺便还引来了不少目光,金泰亨赶紧陪笑着说,“对对对是你说的对,你长这么好看,有道理我一定吃完!”大妈被夸的美滋滋,拿饭勺敲了一下金泰亨的铁饭盒说“去吧去吧就你嘴甜,记得吃饭的时候把墨镜摘下来。”

大妈话音刚落金泰亨就逃离了那个区域,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发现旁边不远处一个角落坐着的就是田柾国,一边吃着饭一边挪着屁股一点点滑了过去。

“柾国,我来了。”一个女声响起在金泰亨的耳畔,忽地让金泰亨慌了神,“怎么一个星期了还没分手。”金泰亨皱了皱眉,“这可不太妙。”狠狠咬住勺子里的菜,辣得呛了一口,直窜鼻子,咳着嗽,找着水喝。

一杯水出现在他面前,他立马一口吞下,刚要感谢,他先认出了这手的主人,是田柾国啊。

他抬起头透过墨镜看着田柾国,和站在他旁边的女孩子,第一次感觉到危机感,第一次感觉到般配感,嘴巴勉强扯开一丝笑,“哟,谈恋爱呢....不好意思啊,妨碍你们俩了吧,抱歉抱歉我马上吃完就走。”一口吞下剩下所有的辣酱,跑了,狼狈的不行,还好有墨镜,挡着了那双好像有些湿润的眼睛。

说是习惯了,但也终是嘴上说说。就像辣酱,你说你不能吃,但你急起来,可以吃掉多少你自己都不知道。

“他是谁。”田柾国看着跑走的背影皱了皱眉头仿佛是对方才金泰亨的表现不够满意似的调查起了人口,“金泰亨,听说喜欢你。”女孩子勾了下田柾国的手不在意的说道。“别瞎想。”田柾国握住女孩的手,轻轻捏了捏,嘴上还是忍不住一抹笑,金泰亨有点意思了。

【2】
金泰亨当天被辣的不行回了趟家,睡了个舒舒服服地觉,而取而代之的那就是,早上5点的起床。

金泰亨还有些肿着舌头,背着个包,坐在了公交车上的靠窗的位置,他更着摇晃的汽车,听着耳朵里塞着的耳机播放的音乐,看着窗外6点的天,忽地他看见一个天蓝色的身影。他拔下耳机干紧打开窗户,有些热气拥进公交车里,想着昨天见到的那一幕,喊出

“田!柾!国!”

整个车厢的老人都齐刷刷的眼神往金泰亨那里飘,最后看见的只有一个傻气外露的人带着一个放松的笑。

还有伴随自行车摔倒声和田柾国对着公交车的一句

“艹!你!妈!”

金泰亨虽没听见田柾国说了什么但看见田柾国停下来和他回了几句话,开心的又咬了下自己的舌头...“rarararra(翻译器:啊啊啊啊。)”

可到了学校后第二节课,让金泰亨舌头遭罪的元凶来了,找上了金泰亨的门上,第一句话不是“你好金泰亨我是田柾国。”而是从来没有在金泰亨脑内排练过的“金泰亨!你赔钱!”

金泰亨彻底愣住了,“啊?”

“赔钱!”田柾国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嘶了一口气,不自然的眼神瞟向别处“或者说你帮我擦药,我在医务室等你。”

“啊...?”金泰亨还没回答,田柾国就走远了,金泰亨看着走远的田柾国,回到了教室里,趴在桌子上,却被朴智旻撵了起来,询问道“你不是喜欢田柾国吗,他现在在你面前,还来找你我怎么看你一点都不高兴呢?”

金泰亨砸了砸嘴,对着朴智旻说“还能因为啥呀?你当我傻不知道这是梦啊?你咋在我梦里都这么烦?啧打死你!”说完金泰亨就打了朴智旻头一下。

后来金泰亨也被弄伤了,怀着一种疼痛又激动的心情来到医务室,“慢死了,你到底怎么来的?”

“我...走过来的。”金泰亨傻笑着偷偷瞄了一眼坐在床上的田柾国,“我给你说你在马路上喊的我,害得我跌倒,你得给我擦药啊。”田柾国坐在床上看着眼神四处飘的金泰亨,有些无奈的笑笑,拍拍身边的床,喊金泰亨过来。

金泰亨来到田柾国面前,感觉有点不真实,但是屁股上被朴智旻打的痛感却真真切切地提醒着他,“这是真的。”

“你脸凑过来,我给你消下毒。”金泰亨颤颤的拿着棉花,田柾国忽然坏心的靠得特别近,结果金泰亨一晃,碘酒洒在地上随着玻璃落地的声音,金泰亨光速后退,不自然地瞥向别处,咳了声嗽。

“你喜欢我?”田柾国更靠近了些,坏心的问道。

金泰亨一愣,点点头,“对呀,众所周知的秘密了吧。”

“那你为什么要躲我?”田柾国倒是被弄的有些懵,没想到那人却忽然把头伸前,笑着戏谑地说“因为喜欢你,所以你靠这么近我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医务室里的电风扇有些躁地响着,田柾国拉开领口从金泰亨手里拿过创可贴,径直走出医务室,嘴里喃喃地说“这天有些热啊。”随着门砰的一声关上,金泰亨笑了起来,“这样就好办了。”他攥紧手里田柾国前边戏弄自己塞给自己的小纸条,看着上边那一串数字,笑了,“变扭得要死。”

【3】
“这几天看你心情挺好的?”女孩勾住田柾国的手,歪着头问道,“好久没看你笑这么开心了。”

“嗯,发现有趣的事了。”田柾国摸摸女孩的头发顿了下,看见远处的金泰亨挣开了女孩的手,停顿了一下,笑着说“今天我自己回去。”

“诶为什.....”女孩还没问完话就被甩在了后边,她有些不安的抓紧了手,“我是做错什么了吗...”

有人醒悟了,就会有人离开,这是世间最寻常的道理。

“诶,金泰亨。”田柾国骑着自行车出了校门,停在等公交车的金泰亨的身边,“你坐哪一路?”金泰亨眨巴了下眼睛,头一歪,指了指来了的公交车,“那一路,你怎么了?骑车回去吗?”“哦...嗯,你不上车吗?”田柾国握了握自行车把手,“要开走了哦?”

“不上去了。”金泰亨看着公交车开走,转头往田柾国身后望望,“你女朋友呢?”田柾国听了拉了下自行车的铃,“你不是喜欢我吗,喜欢我还是喜欢我女朋友啊?”

“我就问问怎么了,你知道我喜欢你还来招惹我?上次在医务室可给你机会了,这次你想要逃都逃不掉啊?”金泰亨面向田柾国,掂了掂书包,田柾国握紧自行车车杆,往阴凉处挪了挪,抬眼看着金泰亨,笑到“我不逃。”

那个笑像是什么开关一样,让金泰亨忽地低下头看着脚尖,闷闷地说“别这样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田柾国把他的脸托起来,拉近了一些,问“那你说你会怎么控制不住你自己啊?”

金泰亨骨气地甩开头,说“我喜欢你。”
“我知道这也不是秘密。”田柾国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我觉得我比你女朋友更好。”
“嗯。”田柾国没有打断他,专注地看着眼前一半身子在阳光里的人
“我比你女朋友好多了!我有他没有的。”
“什么?”田柾国明知故问道。
“就是比她多出来的东西,我有她没有。”金泰亨越说越没底气,最后弄的自己红了脸

田柾国笑出了声,捂住肚子蹲下笑个不停,金泰亨被他弄的有些恼火,问“你干嘛笑啊?我认真的。”

田柾国张口出了声,抓住了夏天的尾巴,随着知了的叫声,轻轻握住站在阳光下的少年,抬眼看着他,刻下一句

“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公交车又来了,滴滴按了两声,金泰亨逃跑似的窜上了车,留着田柾国在原地,扶着自行车。

金泰亨在公交车上回味着那句若有若无的“大概是喜欢上你了”心里像小猫在挠痒痒一样,颤了一下,这时他看见后边趁着红灯骑着单车追上来的田柾国,风吹乱他的头发,在开动的那一即传来

“金!泰!亨!”

整个街上的人都齐刷刷看向田柾国,金泰亨被喊的撞上了公交车的杆子,瞪大眼睛,“嘶...好疼,不是梦。”车上那人又露出了傻气的笑容,趴在杆子上,对着窗外已没有人的街道挥挥手。

TBC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