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马戏团杀人事件🎪

马戏团杀人事件
【1】
“田柾国把腿放下来,别吊儿郎当的,好歹你还是个警察。”一个略高的男人拿着一叠文件,拍了一下把腿翘得老高的田柾国的头。

“是是是,南俊sir”那人把腿不情愿的放下来,把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深思了一会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哥,你说最近什么事儿都没有,不觉得心里慌吗?”

“你可别咒,一会上边真给我们派了大案子,我可号召组里的人一起第一个来殴你,太太平平的不也挺好,大家都轻松啊。”金南俊翻着手里之前从档案室里找出来的旧案子,分析着不同的人的作案手法,忽然打了个哈欠,对田柾国扬了扬下巴“对了,你一会回组里通知一下,上边给组织了一场娱乐活动,说是去市里最有名的马戏团观看表演,前排票子,谁要去的说一声,就把票子发出去吧。”

“方时赫那胖子又要干嘛。” 田柾国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有些无奈的接过票子,看了看自己给挑了一个好的位置,压在电脑键盘下面,开始阅读上面的温馨提示。

“说是给我们组里放假,重点培训一下B组的能力,其实也大概只是那厮最近也觉得无聊吧。”金南俊推了下自己的眼睛,有些困惑的看着田柾国说“你很反常啊,怎么忽然参加集体活动了?”

“有免费的午餐哪有不吃的道理,今天我还在网上看见这家马戏团的票子贵,自己拿一张去看看到底有多好,不去还可以卖了赚钱。”他弹了下自己的票子,吹了个口哨,推开门去发票子了。

“越长大越抠。”金南俊喝着拿起咖啡看着远去的人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叫到“你个小兔崽子!又往我咖啡里加东西!”

“发门票了啊发门票了!”田柾国拿着手里的一沓票子在空气中甩着,在椅子上看手机的郑号锡忽然弹了起来,新奇的看着田柾国问“什么玩意儿”

“局长请的,犒劳下我们A组,本市最好马戏团”田柾国机灵了一下子,没把方时赫的台全拆掉,也没道出这票多难买,多贵。

郑号锡看着田柾国给他使了的眼色,马上心神灵会的拿了一张位置还算不错的票,还打着哈哈说“那我就给局长一个面子”

“玧其哥在哪?”田柾国的目的也达成了,看除了郑号锡其他A组的人都宁愿给自己放一天假,在心里算了下,剩下的正好可以和哥哥们分赃了,转头笑着询问闵玧其去了哪。

“别笑了,收敛点,闵玧其在工作室里,说是好久没碰尸体,怕手生了,去练手了。”郑号锡淡定从容的看着票子说着。

田柾国也不吓,这哥就是这样,绝对要做最好的,说起来和自己也像。田柾国收起了笑,点点头“那我去找智旻哥叫他给我捎给玧其哥”

郑号锡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捂着肚子大笑一边笑还一边拍了拍田柾国,“小子,可以啊!智旻现在大概在外边买饭,现在应该回来了。”

“买饭?不是小刘干的事儿吗?”田柾国有些疑惑,看着小刘座位上也没人,更疑惑了,他愣了半晌看着郑号锡略带几分不正经的眼神,一下子领悟了“可以啊,进展这么快。那我去堵智旻哥了,有事先找南俊哥。”

田柾国蛮累的,跑了半个警局,没找找朴智旻,拿着票子给自己扇了扇风,他才想起来可以用手机联系,掏出手机问他在哪,结果你猜怎么着?

我在玧其哥的工作室里。

得,最后还得到闵玧其那里去。

田柾国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开门的是朴智旻,扑鼻而来的是有些腐烂的味道,他站在门口不自然的捂了下鼻子,身子向后倾斜了一下,开口道“没打扰着玧其哥吧?”

“没,吃饭呢。”朴智旻斜了下身子,邀请着田柾国进去,田柾国刚进门就受到了视觉冲击,里边有个面目全非的死尸,闵玧其在一旁扒拉着饭也没有不舒服的意思。

田柾国早料到会是这样,只是没想到闵玧其这么淡定,他缓过神来,拿了两张连票递给朴智旻,把要说的都交代了一遍,说罢就逃离了闵玧其的工作室。出门就是小小的干呕,虽做警察这么多年,但是这味道还是那么刺鼻,一直刺激着田柾国的鼻腔。

也终于迎来了表演的日子,田柾国一行人也按时到场,田柾国数着刚才在门口当黄牛赚的钱,嘿嘿笑着。被郑号锡一巴掌扇在脑袋上,说“别笑了,一会你请客吃饭,表演开始了。”

不等田柾国反抗,场子里忽然暗了下来,紧接着的是欢快的音乐和精彩的表演。

表演到一半,忽的灯全暗了,场子里都闹哄哄的,田柾国打开手机光,竖起耳朵听着,黑暗中人的听觉总是灵敏,他似乎是听见了一声尖叫,刚想站起来灯又开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小丑。

那小丑把他压回座位上,对他笑着,在场子前跑着,观众开心的叫了起来,而有些人因为害怕小丑低下了头。

“原来不是表演事故吗?”田柾国嘟囔着,他坐在第一排正中央,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那小丑。那小丑和别的小丑没什么区别,涂白了脸大红色的口红画出嘴外,即使这样,那小丑还是吸引住了田柾国。

小丑也像是故意似的总是向田柾国那区走,田柾国与他对上了一次视线,那眼神让田柾国很不舒服,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眸子很好看却一点也不开心,像是在说着“我受够了这里了”即使他还是在笑着

最后互动环节,小丑选了田柾国上台,小丑整田柾国整得很开心,下面的人也被田柾国逗得很开心,这会他看清楚了,这小丑长得好看极了,眸子里也多了几份光,可还是不对,最后田柾国被塞了一张纸条,是小丑的名字 金泰亨。

最后不知发生了什么,马戏团没有谢幕,就结束了,颇有一番意犹未尽的滋味。

可田柾国还是奇怪,觉得今天发生的一切都玄乎极了。“你们觉得有什么不对吗?”田柾国出来时是皱着眉头的。“没啊。”一众人纷纷摇头,“别扯开话题,今天你请客。”

田柾国还没思考完又被坑了一把,无奈地从了哥哥们的意愿,来到了马戏团旁边的一家餐厅。

最后菜上齐了,可田柾国还是在意那声似有非有的尖叫声“你们真不觉得奇怪?”得到的还是摇头,金南俊也不闹了,正色起来问“你觉得哪里奇怪了?”

“中间不是黑了一段时间吗,感觉很奇怪,我好像听见尖叫声了”田柾国回忆着,摇了摇头“好像是男声。”

“是音效吧,你确定听见了?”一行人都严肃了起来,“很小的一声”田柾国稍稍点了点头。

“可我们没有批准,就去调查好吗?”朴智旻忽然有些犹豫的道出自己的心声。

“智旻说的对,回去和上边说一下,看下能不能查吧。”闵玧其看了看钟,皱眉牵起朴智旻因为有些紧张,紧握的手。

“我怕打草惊蛇。”田柾国喝完茶,摸了摸口袋里的纸条,“先这样吧,等有情况了再说吧。”

“嗯。”紧张的气氛一直延续到聚餐结束还没退散,最后一起回到了宿舍,拉灯睡觉。

半夜的时候,朴智旻对这事耿耿于怀,起来倒杯水喝,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急匆匆跑到闵玧其房间里,着急的说

“田柾国,不见了!”

“这小子就知道他不会就这么不管的,开车去马戏团!”所有人都知道了田柾国的失踪,终是扰了人清梦。

【2】
田柾国悄悄溜进了马戏团,弓背走着,一阵口哨声在场内回响着,田柾国躲到座位后边,一阵笑声从他背后传来“先生你是在找我吗?”是那个小丑,低沉的笑声,并不宽的怀抱。

田柾国举起了手,因为他感觉到后边有什么抵着他,“金泰亨?”他故作从容的问,他感到身后死一般的沉寂,要不是那人还在呼吸,田柾国就以为之前一切都是错觉了。

“你怎么知道?”金泰亨放开田柾国,打了小小的一盏灯,田柾国转过来才知道抵着他的只是一根没有危险性的旺旺碎冰冰罢了。

田柾国放下了警惕,呼了一口气,“你在表演的时候塞给我的。”

“那你为什么这么晚还要过来?”金泰亨听到表演神色暗了几分,却还是笑着逼问。

田柾国看着卸了妆的金泰亨,咽了下口水,他被自己吓了一跳,全当是紧张引起的,眼神飘向别处,“我东西掉了,来捡。”

金泰亨听了眯着眼睛退后了几步,“你掉了什么”

“这个 现在我捡到了”田柾国掏出一根项链,展示给金泰亨看的确掉了东西,“倒是你这么晚,为什么还在场子里晃?”

“我是这里的表演者我当然有资格。”金泰亨危险的看着田柾国,“你要走了吗”

“我想或许是的,我叫田柾国,金泰亨先生很高兴认识你”就在这时,田柾国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该走了”

“真不是时候”金泰亨转过身,踏着步子走了,伴着口哨声。

金南俊一行人就要往马戏团里冲的时候,田柾国出来了,金南俊马上过去气冲冲的准备挥拳,却在要打到时停了下来,“你知不知道单独行动很危险?”

“我错了。”田柾国低下了头,脑海里是挥之不去的口哨声伴着那句真不是时候,如果哥哥们还没来,他想干嘛?

此时此刻,哥哥们的问候责备都成了嗡嗡声。

安宁的日子没有几天,上边也批下来了案子,马戏团果然出事了。本来应该被这起案件激起兴趣的田柾国,却闷闷的,不会和金泰亨有关系吧?这种想法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田柾国想大概是不希望自己认识的人牵扯到吧。

因为案子比较重大,上头交给了A组去办,批下来那天,A组就风风扬扬的到马戏团里去了。

也因为这件事,马戏团停止了表演。案子已经过去几天了,足迹没有保存好,早就乱掉了,到了马戏团第一件事,田柾国就是去上厕所。说是上厕所不如说是,去找金泰亨。

可能是缘分吧,俩个人在后台碰见了,金泰亨卸妆正卸到一半,一半小丑一半白白净净的,“听说出事了”他端着镜子卸着妆。

田柾国走到他身旁,“和你有关系吗,这事。”他沉默着,手插在口袋里,手其实握着拳。

“大概做份口录就好了吧。你怎么这么关心我?”那人卸完了妆,笑着问田柾国。

田柾国听了他的回答松了口气,在金泰亨的注视下,瞥见了脸上还没卸干净的一丝妆容,他敷上他脸,擦掉了它,愣了半晌,尴尬的挤出笑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金泰亨也愣了下,反应过来之后,反倒捂住了田柾国的嘴,眼中闪过一丝光,说“你喜欢我?”

田柾国瞪大眼睛,不是震惊,而是像被拆穿后的窘迫,脸迅速烧了起来,“唔唔唔。”因为被捂着嘴,而无法出声。

金泰亨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松开了手,退后几步,“我....我是喜欢你。”田柾国一改从前很拽的样子,其实金泰亨说了他才明白,自己是喜欢上他了,他有些紧张,之前大案子都没有的感觉。

“那我也喜欢你。”金泰亨扑了上去,田柾国倒是被搞得晕头转向,这算什么?在一起了吗?这人也不过认识一周吧,自己怎么会动心呢?想着笑了。

“田!.....”远处传来了来叫田柾国的朴智旻的声音,他看的赶紧转头,“不好意思,柾国啊,玧其找你过去。”说完赶紧跑开。

“他和那个玧其有事吧?”金泰亨脸有些微红,放开田柾国,有些贼的笑道。

两人相视一笑,金泰亨拍拍田柾国肩膀,“去吧,这我电话。”又是一张小纸条,娟秀的数字印在上边。

田柾国有些不舍得跑了,到了那,自己和金泰亨抱一起的事已经传开了,闵玧其只是对他笑了一下,一本正经的说起了现场勘查的发现,“我们来太晚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全都被弄糟了。”说到这他吸了口气,“初步判定凶手用这把刀,插入了他的脖子里,最后拖到水箱里,但是这人到底因为什么死的还要带回去做个尸检。死亡时间我推测就是我们看表演的那天。”

“嗯,我知道了,现场没有一些可疑的吗?”田柾国皱了眉头,这件事情够忙活一段时间了,估计又要开始加班的生活了。

“有,这里。”朴智旻走了过来,把他们带到了一个角落,“你们看这里,有一小部分的灰尘堆积,这里之前应该有一个差不多1厘米左右的物品,在不久前被捡走了,这可能是个突破口,但是这东西找起来估计还蛮烦。”

“嗯,这是不是说明凶手可能是马戏团的内部成员?”田柾国扶着下巴问。

“不一定。”闵玧其否定了这个结论,“也可能人不是马戏团的人杀的,但是马戏团里一定有帮手。”

“嘶,那玧其哥先回局里做下尸检,我和智旻哥他们一会勘察好就回来。”田柾国直了下身子,戴上手套,瞥了眼被盖上的尸体。

“嗯好,我先走了。”闵玧其看了下表,准备转头去找人运尸体回去的时候,朴智旻拉住了他,小声地说“哥,别太累了,这个案子可能还要忙一会,适当休息一下。”闵玧其皱着的眉头总算开了,像是没有人在旁边一样,亲了下下朴智旻的头发,“你也是。”

田柾国看得目瞪口呆,本来以为人只是没确定的关系,现在好了,好上了,看来还得给他们瞒着方胖那边。现在他也不怨了,反正他有他的金泰亨了。

经过一上午的勘察,除了那堆灰尘什么也没找到,A组也就这么留下了一些安保人员,就撤离了。

回到警局第一件事就是开会,金南俊前几天精神的样子,在案子判下来的第一天就变的有些疲惫,想必是为了查案子花了很大时间,“这次案子,凶手很聪明,什么都没留下,从我们被害人的角度来看,被害人生前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所以排除是因为纠纷引起的命案。”

“从现场来看,排除激情作案了,现场什么都没留下,应该是预谋好的。”郑号锡摸着下巴,划掉了白板上激情作案的可能。

“激情作案的确不可能,但是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朴智旻看着现场的照片,挠了挠头。

“报告出来了,死者因为酒精中毒致死,死后被凶器所伤,最后扔进水箱里,但是奇怪的是,即使死后,也会有血液下流,但现场一点血迹都没有。”闵玧其带着一堆报告,闯进了办公室,指着圈者一些重要的,他忽然一顿,抬起头看着田柾国问“你确定你在表演那天听见了尖叫声吗?”

“我是听见了。”田柾国回忆着,点了点头“听着应该不是音效。”

“那这样就很奇怪了,如果是酒精中毒致死,应该不会传出这么大的声响才对,如果传出了声响,在后台的人员也该注意到这件事了,为什么拖到现在才报案?”闵玧其的笔尖在报告的死因上顿了一会,有些不解。

“会不会是报告错了...?”朴智旻小声地询问者。

闵玧其眼色又变了变,“也不是没有可能吧,我再回去看一遍。”说完转头就走。

“哥...”朴智旻看着离去的有些疲惫的背影,忽然一惊,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可已经晚了,咬咬牙低下了头。

金南俊见气氛不对劲,打着圆场,“现在这些信息,再推也推不出个一二来,都散了回去好好睡一觉,打起精神来,接下来要熬夜了。”

【3】
田柾国回到寝室后,一拍脑袋想起来自己把金泰亨给忘了,赶紧拿出手机加了金泰亨好友,一看时间快要一点了,想着人不会回他了,却传来了声响“怎么还不睡?案子很忙吗?”
田柾国有些惊喜,拿起手机马上回他“案子有些难办,今天先让我们早回来了,刚才洗了个澡。到是你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去睡啊?”过了几秒金泰亨回过来了“有些慌张,毕竟发生在我身边的案子。” “啊,对也是会有这种可能的,放轻松吧,别把自己累垮了。”田柾国想了想这么回道,“那你也赶紧睡吧,可能你以后要更忙了。”

互相道了晚安之后,田柾国没有去睡觉,而是翻阅资料,他查寻着各种毒药,直到“喂?玧其哥,你还在工作室吗?我要证实一个结论。”

“你说要证实什么?”闵玧其看着急匆匆赶来的田柾国,摘下口罩。“死者体内或者含有酒精吗?”田柾国翻看着报告,找到后停顿了一下,把报告举给闵玧其看,“我们都忘了,虽然他是酒精中毒,但是报告里,酒精含量并不是很高,即使他死了很久,酒精不可能挥发这么快,会不会是这酒精中含有毒物?”

“通了,配合你听到尖叫声来看,也有老鼠药的可能,凶手想要掩盖是用老鼠药所以将他丢入了水箱,这样可以拖住一段时间,另外我们混淆我们尸检的时间。”闵玧其表情渐渐变好了起来,他又皱起了眉“可是,在死后为什么还要将刀插入死者的脖子中呢。”

“嘶,又堵上了。”田柾国用两个手指揉了揉眼,牙齿咬的紧紧的。

“不一定。”闵玧其点了下桌子,“首先我们知道死者人际关系除了马戏团里的人,没有别人,也没有什么仇家,要是是熟知死者爱喝酒,那么只有一个真相。”

“凶手在马戏团里。”俩个人同时说出口,“所以我们可以减小搜查范围了。而且,这是一起,谋杀案。”

“可以确定下来了,明天口录结果也差不多出来了。”闵玧其点了点头,一副轻松的样子。田柾国也是一副开心的样子,反应过来后才感到不适“喂,我们出去吧,这里有股味道。”

闵玧其一挑眉,“行,先出去吧。”“诶,我说你啊,智旻哥可担心你了,可自责了,回宿舍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现在也不知道睡了没。不去看下?”田柾国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忍住想吐的冲动“不是我说,你呆在办公室里,我可以理解,智旻哥陪着你呆在这里面,该多能忍啊。啧啧啧”

“行了,谢了,我也该回去道歉了,让他操心这么久。”闵玧其露出了一个温婉的笑,一个抛物线,把咖啡丢进了垃圾桶,小跑着跑远。

“还有5个小时可以睡,走咯。”田柾国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也走远了,他觉得背后好像有什么盯着他似的,回头一看,以为自己多疑了,便甩了甩头走远了。

“啧.”黑暗中传来一声不满的声音“游戏才刚开始呢。”

【4】
“早,昨天你和玧其的判断,我听了的确有些道理,晚上报告也下来了。这是口录的结果。”金南俊把一个笔记本放在桌子上。

“死者生前吗?他...他人很孤僻,在外面大概是没有朋友和得罪的人的,特别喜欢一个人喝酒,但是也不会去招惹别人。”

“没有及时报警的原因啊...嗯,因为这个人,不仅孤僻,还很奇怪,时常会大叫,赶过去,也不理人,但是他的表演的确很棒,所以就没有辞退他。那天我们以为只是和往常一样,就没在意。直到后来过了好几天,又要表演彩排的时候,我们找不着他的人,以为他又在哪里偷喝着酒呢,就没在意。直到后面后台水没了,就找人去水箱去看看,然后...他就...他就躺在里边。”

“看水的人,是金泰亨。嗯?不可能是金泰亨,他这个人很开朗,最不可能是凶手了。而且那声尖叫传出来的时候,他在台上表演,完全没有机会。等一下?你的意思是凶手在马戏团里?!”

“最有可能的人,我觉得是那个瘸子,是给我们供饭的,那天晚上,有人去找他,没找着他,而且有刀的,只可能是他。”

“那个厨师怎么说?”郑号锡看着报告,习惯性的摸着下巴问。

“还在审着。”金南俊把笔记本翻了一页,“这个他们提到的金泰亨也在审着。”

“金泰亨?”田柾国抬了下头,“他在几号房?”

“2号”金南俊应道“怎么?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事,我去看下。”田柾国拿上手机,匆匆走了。

“那个金泰亨好像是,田柾国抱着的那人。”朴智旻拉着闵玧其的袖子,“心沉不下来啊。”闵玧其轻叹了一下。

“田警官好。”站在审讯室外的两个安保,看见田柾国微微鞠了个躬,“嗯,里面,什么时候好?”田柾国显得有些着急,视线不断越过两人往里面瞟,“应该快出来了,里面的人很配合。”不知道为什么,田柾国心里的那块石头因为这句话,落地了“嗯好,我在这里等着。”

差不多过了15分钟,金泰亨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走了出来,看见了站在门外的田柾国又扑了上去“柾国。”田柾国笑开了,拍着他背,“怎么了,很紧张吗?”“对啊,里面气氛太紧张了,我在里面呆了该有将近2小时。我现在还在出冷汗。”金泰亨抱着田柾国,像是撒娇一样这么说,“扣他们工资!”田柾国抱着怀里的人,心情很是放松。

“少儿不宜,我们还是回去吧...”墙角的郑号锡一行人道,“南俊,现在是把他拉回去开会还是...?” “把他拉回去,别浪费时间了,你快去。” “嗯????”

黑着脸的田柾国在金泰亨的细声细语下回去开了会,金南俊看着不爽的田柾国,敲了下桌子,“我希望你们明白现在是特殊时期,希望之后不要感情用事,我说直白一点田柾国。金泰亨也是嫌疑人之一,你千万不能因为他是你对象就包庇他,不然你就只能停工了,这个道理你懂吗?”田柾国被这么一通一说,才恢复了状态,“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开会。”

TBC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