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死蠢的爱情

【死蠢的爱情】
我是田柾国,拥有这一段死蠢的爱情。

当年刚转到新的学校,对一切东西都十分陌生,我拉着行李箱找着通往宿舍的正确途径,其实学校不是特别的大,但偏偏我是个路盲,绕了一圈又一圈,误打误撞,撞上了一个正在打篮球的男生。

当时就有一阵妖风吹过,吹的我头昏昏胀胀的,阳光还洒在他脸上,他还对我笑了一下,完蛋完蛋,我对自己这么说,我不会是个钙吧。

我十分淡定的站在原地拉着行李箱呆住了,直到他走过来问我有什么事情,我说我找不到宿舍了,他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拿过我的行李箱就在前边带路。

后来聊着聊着我知道了,他叫金泰亨比我大两岁。

学校规定的缘故,学生必须住宿,因为我是转学生所以高一的房间没位置了,只好让我和高三一起拼,你说巧不巧?我和金泰亨就被分在一间。

随着时间和金泰亨的相处,我也渐渐接受了我是一个钙的事实,和金泰亨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当然除了我喜欢他这件事。

越来越熟悉之后,发现他人虽然很随和。但是太过随和了,特别是对自己感兴趣的姑娘,说难听点就是中央空调。

说起来也挺难受的,喜欢他还要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看着他换掉一个又一个的女朋友,心里还明明白白,人儿不会和自己在一起。

后来,半个学期过去了,和学校里的人玩熟了,去ktv玩,大家都开玩笑我和金泰亨的关系怎么怎么好,他还特别给脸的把我搂进他怀里说,这是我对象啥的。

其实心里开心的要死,表面上还要装作一副,你恶心死了的样子推开他,他还故作伤心,抹抹眼泪。

在大家欢唱喝了很多酒的时候,金泰亨把我拉出去了,他在走廊边,把我摁在墙上狂亲。我把他推开说他疯了。他给我说

“我看见你本子上写的喜欢我了,我对你也有感觉,我们在一起你看行吗?”

俩男的哪有什么唧唧歪歪变变扭扭,说在一起就在一起了,更何况还对自己胃口。

当然我们俩谈的事儿,只有我们俩知道,不像金泰亨之前交的几个妞儿,他兄弟都知道,我也不指望他能承认,毕竟两个男人在一起也没啥好炫耀的。

估计也是图个新鲜,只是挂个名号,无聊的时候打个啵,其他时候还是跟以前一样,该干嘛干嘛,过了热恋期,亲吻都没几次了。

到后面他又看中了新的猎物,和外校的漂亮妞搞暧昧,也就没什么大费周章的情节,两人说了声分开,就分开了。

这漂亮妞不同于以前的,金泰亨不仅在网上晒她照片,还时不时发一些情话,反正据我所知,这是他除了和我之外最长的一段恋情。

我们回到了以前,我天天看着他换女朋友,他天天和我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就好像我们没在一起过似的。

到后面他毕业,我也没再把我的心意表露出来过一次,他考试考完,被一个不是很远的大学录取了。我和他的关系也从好哥们变成了躺列,我对他的消息也不是很关注了,这也不是一段好的回忆。

只是后来,我也喜欢不上别的人了,我试着喜欢女生喜欢男生,我发现自己都接受不了,哦原来我不是一个钙,原来我只是喜欢金泰亨。

我就看着他和最近在大学里又新交的女朋友,牵手的秀恩爱照,空间里的互相艾特,为了这个我还特意开了一个会员,看完幼稚的把自己的浏览记录删掉,显得自己也很不在乎他一样。

我和我同班最要好的哥们说了这件事,他也没嘲笑我远离我什么的,毕竟我都说了我不可能喜欢上别人了。我和他抱怨金泰亨最近的油腻,嘲讽他谈恋爱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谴责他还是这么的中央空调。

戏剧性的,我在便利店选东西吃,结账的时候,我哥们跑进来,悄悄和我说“后边奶茶店,金泰亨在那里。”说完就拉着我过去。

我提着塑料袋,看见了他,和他对上了眼,在他和我打招呼的时候,我转过身,我瞥到了他身边娇小的女孩,估计着大概是他的女朋友。这么算着,拉着我的朋友走了。

我哥们说“为什么不打招呼,说不定还能复合呢?”我敲了他的头一下说“你没看见人旁边站着他女朋友吗?复合什么复合?说不定人还不承认和我在一起过。”

他捂着自己的头,拿了一串香肠说“你没什么想对他说的了?”我停在了红灯前,转头看着身后,“还真没有,要是有的话我就想和他说,你变丑了,越来越丑了。”假的,其实特别好看,越来越好看了。

“诶绿灯了,我们走吧。”哥们吃完一串香肠,也望回看了一眼,“你还等他不?”我吸了下鼻子,还不来就算了“这么冷的天傻子才等他勒,走呗。”

绿灯特别耀眼,天还阴沉沉的,耳边划过哥们模糊的声音,留下的是绿灯的滴答滴答声,到最后红灯的警告声,我站在这头回头。

真他妈狗血,金泰亨刚巧赶上红灯,事实证明我口是心非,我赶走了我的哥们,说自己有书忘在学校,要回去拿。金泰亨在那里望着我,我也望着他,他这次身边没有那个姑娘了,我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张口对他比嘴型,更狗血的是一辆车挡着了视线,我想说出口的话,全被挡在了这辆公交车上。

我也不怨了,背过身决定毅然决然的走开,哪怕心里还是有些执着。

我一边搓着手,一边慢慢走,知道心里是想要他赶上来,也知道他现在挽留自己,一定答应。事实上他怎么干了,他抱住我,说要和我复合。

虽然心里当然愿意,但还是要推辞一下,他和我说了一大堆保证的话,其实我也不信的可是我还是答应了他,没办法,爱情最伟大,更何况我已经做好面对一切意外的准备了。

行呗,你想玩儿,我就陪你呗,大不了我把我这辈子都搭在你身上。

事实上我还真和他搭了一辈子,分分合合经历了许多事情,总也归于,我的耐心比较好,金泰亨也越大越知道谁对他好,还真收起了他爱玩的兴致,不出去把妹了,虽然我也已经免疫了,但是少一桩事是一桩事,现在也过得蛮滋润蛮开心的。

“我操你妈”这是被公交车挡住的话,也好在没有被他看见,不然,我大概也不会再有和他复合的机会了。
END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