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契机

【契机|VK|短|清水】

海风吹着海面,把海中的月吹的变了形,那月却还是在一片蓝色中波光粼粼的闪着,一个男人携着他的相机,放下酒杯,感受着有些咸味的微风吹过他的头发,他转着他的相机,找着美好的景,却只是叹了口气,放下了相机。

他喝完最后一口酒,又醇又甜的酒刚滑下喉,伸了个懒腰,准备从甲板上走回去时,他又举起了相机,按下快门。记录下那风那海那月亮和那个正巧在看景的男人。

他拿着空酒杯,踩着鞋子改变路径,走到那男人身旁,“这位先生不好意思。”他礼貌地微微鞠了鞠躬。

那人扭头有些疑惑的点了下头。

“我是一个摄影师,前面因为拍摄时拍下一幅令我满意的作品,那画面中有你,你看这妥当吗,要是会给你带来困扰的话,我会将他删掉。”他一边说着一边晃动着没有酒的酒杯,似是潇洒的样子,但眼神的清冷中却带着些许恳求的意味。

“能给我看看吗?”被拍的男人笑了一下,“为什么会想要拍我?”

“给你。”他取下挂在脖子上的相机翻出一张有些模糊的图片,转身将酒杯放到桌上,在风中把衣服拉紧了一些,手插进裤袋里,“因为那一刻是我作为摄影师想要永远记录下来的。”

看相片的男人顿了顿,将相机还给他,“不介意,因为你的相片与构图的确很好。”他认可的点了点头。

“我叫金泰亨,95年的”他从裤袋里抽出手,耸了耸肩膀,接过相机,“或许你也是去济州的?”

“我叫田柾国,97年的,一个人去济州呆6天5夜。”田柾国转身继续看着海面,

“一起同行吗,我也是一个人。”

“不错的主意。”

或许吧,或许这就是一个契机,相遇的契机,开始的契机。

“感谢您乘坐本次航班,现在济州岛已经到达...”广播中传来已经到达的通知,金泰亨带着行李走到出口看着表,等着田柾国,他环视着周围,是个好天气呢。

“泰亨哥久等了吧。”田柾国推着行李箱出来,还背着一个军用双肩包,“我之前找不到自己的单反了。”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这大架势,张了张嘴,控制好自己情绪,推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走到田柾国身旁,“没有很久,我们走吧。你也喜欢摄影?”

“啊..嗯,就单纯喜欢,业余拍拍而已。”田柾国将包向上颠了一颠,加快速度追上走在稍前的金泰亨,“哥,为什么会想到要来济州岛啊?”

“想要借着工作来逃避一些琐事。”金泰亨想了想,一边回答着一边笑了出来。

“什么事?莫非是老婆?”田柾国掰着手指算着可能的事情,经过思考后把自己最好奇的事情问了出来。

“我还没老婆呢,女朋友也没有。其实意义上也差不多。”金泰亨斜眼看了一下急匆匆出来头发有些杂乱的田柾国,“我是为了逃避相亲。”他说罢指了指田柾国的头发“头发理一下。”

“嗯?”田柾国拨弄着自己的头发,“其实我也是啊,家人一直说我三十几了还没有对象,总是给我安排各种各样的相亲,虽然那些都是好女孩。但是就是合不来,想着要清净一会,就出来

“那看来我们真是同病相怜啊,我叫了车子,准备在车子上定酒店。”金泰亨耸耸肩,转了一个弯朝第二出口走去,“或许你有什么习惯吗。”

“安静朴素一点的地方吧。” 田柾国不停的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也长大了,不像以前这么喜欢豪华的地方了。”

“也是正常的吧,但其实现在你也不是很老啊,打起精神来吧”金泰亨拍了下田柾国的肩膀,拦下一辆车,将自己的行李放到后备箱,对田柾国挑了挑眉,说“上车。”

车上的广播里放着缓慢的音乐,因为早起没睡醒的原因,田柾国抱着他的相机和金泰亨靠着窗睡了,开过一段段颠簸的路,头砸在玻璃上,金泰亨都醒了,他还没有醒。

金泰亨看了,叹了一口气“明明还是个小孩。”把田柾国的头顺道自己肩上,拿出手机看起了好久没看的推特。

推特上他关注的人不是很多,全是一些知名的摄影师,而在这个年代里,他这种只是发发作品的摄影师真正的跟随者没有很多,而完全懂得他照片里意义的也没有几个。

金泰亨想着想着就累了,他关上手机,低头睡了,随着音乐声和汽车和地面发出的摩擦声。

经过很长的一段路程,他们终于到达了一个偏远的民宿,因为很远,民宿里只有一个年过7旬的老奶奶。

那儿的风景很好,不知名但是又值得一去的景点也离的不是很远,在夕阳的斜晖下,金泰亨置好他的行李,擦拭着他的相机,那动作轻柔的像是什么一碰就碎了的物体一样。

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田柾国关掉手机,看着金泰亨脸颊上反射出的睫毛的阴影,他拿起身旁的单反,悄悄拍下一张照片。相片里有猫有斜晖有窗外的稻穗还有一个安静的男人。

田柾国看着照片笑着,金泰亨把自己相机放好拍了一下田柾国的肩膀“嘿,傻笑什么呢。”田柾国把相机递出去,“怎么样。”

金泰亨看着照片挑了挑眉,“不错啊,这算是对于我拍你的报复吗?”“当然不是,是我作为一个摄像师想要永远记录下来的时刻。”田柾国把声音故意放低,像是学着谁说话一样,故作深沉地道出似曾相熟的话。

金泰亨笑着用枕头呼在田柾国脸上,两人完全没有三十多岁的人的样子打闹着,也完全不像只是刚认识一天的人,或许上天安排他们相见就是个契机罢。

“奶奶,好香啊!”金泰亨寻着香味,来到了厨房,靠在门框上,看着一个矮小的老人在厨房里面忙碌着,老人缓缓开口说“马上就好了,你们去饭厅等着吧。”

金泰亨却依旧靠在门上看着,“看什么呢?”田柾国整着刚换的衣服疑惑地看着发呆的金泰亨。

金泰亨转身面对田柾国,拿起饭厅里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呼了呼茶的热气,把自己缩到衣服里,顿了一会,问“你有奶奶吗。”

“有但是没见到过。”田柾国给自己也沏了一杯茶,坐到金泰亨对面,准备听听刚交到的新朋友的心事。

“我有奶奶,她是个很慈祥很可爱的人。”金泰亨回忆着什么,慢慢抬起头勾出一抹略带忧伤的笑,“但是她在十年前逝世了。所以啊,每次看见和她差不多大老人都会想起她,如果她还在世大概已经和这个老人差不多大了罢。”

“世界上总有很多意外,”田柾国听了皱起了眉头,拿起茶杯走到金泰亨的身侧,学着金泰亨以前一样,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小声的说“你奶奶看见你是个这么成功的摄影师一定很开心。”

“谢谢。”可是我其实一无所有,金泰亨听着田柾国真诚的安慰吞掉了后面的半句话,将茶一饮而尽,站起来,笑了一下说“要和我出去走走吗?”

“乐意奉陪。”田柾国将茶具放到水池中,擦干了手,追上了正在前面等他的金泰亨,“哥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遇到合适的人吧。”金泰亨停了下来看着田柾国,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合适的人就会结婚。”他叹了一口气,“碰到合适的人马上就会结婚吧。”

“结婚吧。”田柾国看着金泰亨的眼睛认真地笑着说,“结婚吧我们。”看着愣住的金泰亨田柾国重复了自己的话。 “我与其和别人凑合一辈子,我更希望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金泰亨也许你觉得这很唐突,但是我很喜欢你,也许我也并不了解你,我也只是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结婚吧。或许会比我想象中好很多。”金泰亨看着真诚的田柾国不再害怕,像是抛下了什么的重负一样抱住了田柾国,“太疯狂了。”

太疯狂了金泰亨,答应了一个相识不久的人的求婚,答应了一个相识不久的男人的求婚。

“我希望你是对的。”“你一直都是对的,不必在意别人的感受。”田柾国揽着金泰亨的腰,在他的发上落下轻轻一吻。

这就是契机,很偶然的相遇很偶然的感情很偶然的就这样阴差阳错地度过一生。

“吃饭了。”老人背着手看着庭院里抱着的两个男人,轻声走过去,拍了拍金泰亨的背,“一会再恩爱吧,身体最重要。”

“是爱人?”老人扒拉着饭,对着金泰亨问道。

“对。”金泰亨顿了一下,把头扭到一边,看着田柾国明亮的眸子。

“真好。”不是意料之中的叹息,而是发自内心的赞赏,“能这么勇敢真好。”老人喝了一口汤,咽下去之后看着对视的两人,“不用在意这么多,过你们自己的日子就好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会和你们一样的。勇敢的。”老人站了起来越说越小声,收拾着自己的碗筷“勇敢的告白,然后不是这么将就的度过一生。”

“好好过自己的就好了,爱情会迟到,但是总会来的。但是你一定要抓住它,像你们刚才那样抓着彼此的手一样。”老人端着碗筷摇摇晃晃地说着,“爱情强求不来的。”

相遇是偶然的,但是爱情从来强求不来。

“大家好,我是十年前退出演艺圈的田柾国,今天要和大家分享一个消息,我马上就要结婚了,对象是个男人,但是,我爱他。这首歌我要送给他。@Vante”

“怪不得说你长得这么好,拍照的时候一点也不僵硬,名字也这么熟悉。原来以前是演艺圈的。”

“以前是以前,但是现在我要和你准备度过这一生了。”田柾国牵着金泰亨的手淡淡说道“我们把我们的旅行延长吧。”

“我们去环游世界吧。”金泰亨提议道,

“都依你,旅行完我们就结婚吧。”

“行。”

爱情会迟到,但它总会到的,请他在到来的时候你一定要抓紧他。

END

因为心情原因这篇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很水,很对不起大家。(鞠躬)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