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二十四小时前我死了【有些甜】

【24小时前,我死了】
嘿嘿凑个热闹。

我是田柾国,二十四小时之前我死了。

我今年15岁了,很倒霉是吧,这么小的年纪就死了。

今天是9.3,刚巧我生日刚过去,我就死了。如果让我说我遇到过最开心的一件事那就是我遇见了一个叫金泰亨的哥哥,而且我还要到了那个哥哥的手机号码。而我觉得最讨厌的一件事也是认识了他。

金泰亨哥哥长得很好看,准确来说我们刚认识就在一起了。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对吧,两个男的还一见钟情。

但是缘妙不可言嘛,我正乘着地铁,“滴洞滴”差不多是这种声音,地铁门开了,我向外面望了一眼,不是我的站。

而我却在这短短的这一分半钟中,我和外面负责吹哨子的哥哥对上眼了,其实地铁里今天热得要死,却好像有凉风吹过我的心头。真的是很俗的比喻吧。我拨了拨自己的头发,不自觉地站直了,对他露出笑容。

他扔掉了手中的旗子,张口吐掉了口中的哨子,“滴洞滴”在最后门要关上的时候,他冲了进来,整个人扒拉在了我的身上,他说“初次见面,我叫金泰亨,以后请你多多关照。”

我在他扑上来的一瞬间没有站稳,还好有杆子让我扶着,不然我可能要被这个大型考拉给弄倒了。我抱着金泰亨我问他“哥哥...你的工作?”“叫我泰亨,小朋友。工作....不要了!我就要你了!”“啊...我不叫小朋友,我叫田柾国,哥...泰亨哥请多多指教了。”

我脸上也许很红吧,也许我的心跳得超快吧,也许我第一次恋爱就把一生切切实实的交在了他的手上一个男人的手上。

其实我不是15岁,但是十五岁的田柾国的确在那天死了,变成了一个爱着金泰亨的田柾国。

二十四小时前我死了,我今年其实20岁了,其实还是很年轻吧?

还是9.03,这五年来,我和泰亨哥吵吵闹闹的过了。但是经常让我苦恼的是——他长得太好看了,太多人喜欢他了,以至于我总是觉得自己头上重重的,好像有一顶绿绿的东西一样,占有欲太强了!

还有就是我和泰亨哥在一所大学虽然不休一个系,但是见面时间还是很多的,我们总是一起吃饭啊啥的。可是今天却不见他人影。

我问了他的室友,他们还不知道我和泰亨哥的事,所以用着一种奇怪又有些猥琐的语气说“他又被小学妹叫出去啦!”不知怎么的我的火气噌一下就上来了,摔门而去“操他妈的!”

我按照他们说的,来到了一个高级的饭店,不管了我要闹事情!但是这饭店太安静了,我怂了,我在远处看着他们两个谈笑着,十分不满,love myself,我这么对自己说。

金泰亨忽然凑前,摸了一下那女人的头发,我气的翻白眼,这时大概服务生看我站了太久了,便问我“先生?请问要来点什么吗?”声音不大但因为特别安静的缘故,金泰亨的视线被我们吸引了过来。

我十分尴尬的和他say hi,然后说“请给我一杯水。”我想我大概是把怒气都发泄出来了,拿着水,朝着自己倒了下去“我真是个傻子。”

女人和金泰亨都瞪大了双眼,金泰亨眼里似乎还有些愤怒和心疼,谁会在乎呢,反正我是在乎的。

“我觉得最近五年我太宠你了,你能不能听我解释。”金泰亨把他的外套披在我身上,但被我放到了他的位置上,要是这个外套不贵的话,我相信我会扔在他脸上以示我的愤怒,毕竟这外套花了我三个月的打工钱。

“我也觉得我们不合适,那就分开吧。”我瞪着他的眼睛,甩开了他抓着我的手,转身离去。“果儿!田柾国!”我听着他这么喊着我,没有停下来,而是跑得更快了,好像有什么湿湿的东西在我脸上,嗯,咸的还有点酸。

我不知道是他没来追我,还是我跑得太快了,虽然我放慢了一半的速度,毕竟他体育怎样我还是知道的。

我跑到了大楼天台,最后我在跳下去的时候犹豫了,我一屁股坐在天台上吹着风,尽管也还是烈日炎炎。我今天也觉得蛮凉快的,湿透了的身子加上暖风吹过,还有些心凉。

不是凉金泰亨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吃饭,凉的是我自己,不相信他。

其实我也不是20岁,20岁的田柾国死了,变成了不信任金泰亨没有金泰亨的田柾国。

24小时前我死了,我其实30岁了。

又是9.03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执着着这一天,可能是因为我的感觉告诉我这一天是个好日子吧。

我10年没见金泰亨了,我们也没有联系,这可能是我们之间的默契吧。虽然十年过去了,但是我还是没有谈过恋爱啊,生理上的需求也是对着他的照片度过的。

我决定今天飞去上海,选了一班飞机,FM123。

飞机上的温度太低,我叫了人帮我拿来毯子,我仔细端详着那人的手,手上的戒指和我的好像是一对。

“果儿...”熟悉的声音,我抬头看他,“泰亨哥...我错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泰亨啊,回到位置上要起飞了。”一位空姐跑了出来,来提醒金泰亨。

他抓着我的手紧紧的抓着,“你放开,快回去坐着。小心别受伤了。”我看着空姐渐渐凝固的笑容,推了他一下。他笑了,俯下身子来,亲吻我的额头,“请乘客照顾好自己,别着凉了,以后拜托你了。”

我摸着自己的额头,真是从来都没有我主动过啊,这算啥?嘶,好冷啊。空调太凉了吗,其实盖着毯子也没什么用。

“请再给我一条毯子。”在飞机平稳后我走到了最后,拉着金泰亨的手,避开人群,抱住他,“泰亨,别动我很冷。”

“不动,就这样子吧。”“那一会服务怎么办?”“不去了。”“那哥你工作怎么办?”“不要了,只要你。”

其实我不是三十岁,三十岁的田柾国死了,死于一个名为爱情的东西。变成了又找回金泰亨的田柾国。

24小时前我死了,我35岁了。

9.03我和泰亨哥举办了婚礼,很小很小的婚礼,只有几个人,我和他,神父还有一些朋友。

他在阳光下很好看,白色西装礼服,他说“我愿意”的时候,我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我等这一天好久了,一切好像还在梦里一样,我和我的泰亨哥,结婚了,在他吻上我的那一刻我知道,完蛋了我完全完全出不去了。

其实我不是35岁,35岁的田柾国死了,变成了完完全全拥有金泰亨的田柾国,离不开金泰亨的田柾国。

24小时前,我死了,这一次我的确死了,76岁。

其实不是我有意要逗你们,只是孟婆她说叫我写下生前的事给她,不然不让我过桥,其实我也是不想过的,因为这一世太幸福了。

他们给了我一天机会回去,我看见初次遇见的地铁站,分离的讨厌的餐厅,我呆过的天台,那架飞机,结婚的礼堂,还有最后我病死的地方。

我找啊找,找了很久,没有见到金泰亨。

“你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了我的一生。却又没看见我的一生。”
“你的一生是什么?”
“是一个名叫金泰亨的男人。”
“呵...”孟婆笑了,把我的纸张拿走了,用笔轻点了一下空气。

我看见一个男人在我另一张床上,握着我的手,笑着流泪,到最后颤抖的长睫毛,停止了颤动。眼睫毛上的泪珠落在白色床单上晕开。

“谁允许你比我早走的。”是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回头看他,是初见的模样,“还好我追上你了,不然你又要等我了。”他撇着嘴,对我笑着,“婆婆,我们关系这么好,你给我和牵红线的朴智旻说下,下一世也把我和田柾国牵一起呗。”

“谁是婆婆啊,这么年轻的婆婆第一次见吧?”孟婆撩了一下她的头发,看完了我写的东西,“快喝汤,一会牵着手走过去,不然磨磨叽叽的不给你们开后门了。”

“好勒!”金泰亨看着我,吻上了我的唇,我们一起喝下了汤,将记忆放在了粉紫色的湖里,那里定全是美好的记忆。

神奇的是,我没有忘记发生的一切,我回头看孟婆。见她嫌弃的看着我,“干嘛呢!快走快走,别把金泰亨弄丢了。”

24小时前我死了,但是现在,我要去找金泰亨了。

END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