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鸡块

叫我鸡块🐰

病名为爱/正泰/短/完结

【病名为爱】正泰 短

“啊!!!”一声刺耳的叫声划破了夜晚的寂静,将医院外面的狗吓得叫了起来,汽车发出呜呜的警报声,而医院里的人见怪不怪似的,面无表情地继续调高电量,用笔在报告表上记上"金泰亨 男 1995.1230 第21次治疗”

那接受完治疗的人被扶回病床前,他呆滞的看着白色的墙壁,颓废的把手垂下在床边,把手中的被粘起好多次的相片向隐蔽的地方缩了缩,然后转头看向门外的几个医护人员,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却切切实实的皱起了眉头。

“那男人生了什么病?”一位新来的小护士看着金泰亨的笑容不禁一愣。

“他是同性恋,他妈把他送来医院已经有三四个月了。”一个男医生嫌弃的看了下自己手里的报告,有些不耐烦的翻着,“都21次了,电击对他还不起作用。真恶心,为什么偏偏我要带这种病人。”说完瞪了眼病房内的金泰亨,在空中挥了一下报告,低声咒骂了一句“ㅅㅂ”便大步流星地走了。

小护士看着手上要送进去的水,看了半天,终是没看出个什么来,敲了敲门,走了进去“金泰亨先生,吃药了。”金泰亨只是看着,接过水杯和药,思索了半天,吞了下去。

小护士紧紧盯着金泰亨,有些扭扭捏捏的说“先生,你发生了什么吗?” 金泰亨把水杯递给护士,摇了摇头笑了一下“他们都说我生病了。”

“先生...其实....”小护士伸出手想要抓住金泰亨的手腕,但“砰”的一声,门被一个看着不太友好的女人打开了,她走过去牵起护士的手骂骂咧咧道 “2018号你在干什么!在这停留这么长时间,其他病人不需要管了吗?”金泰亨呵呵地笑着看着她们,指了指自己说“护士长,轻点声这里还有一个病人,现在他要休息了。” 护士长瞪了一眼金泰亨,咒骂到“死同性恋。” 转头看向小护士“看啥呢!快走了!”说罢,像是在逃离什么一样,快步走出了房间“真是不正常。”

不轻不重的一句话,落在病房里,金泰亨笑着卷了卷被子,把袖子里的照片拿了出来,压在枕头下,“晚安。”

小护士见他要休息了,对他鞠了个躬,也走出了房间。

烟花三月,却还是有凉风拂过,撩的你忍不住打一个寒颤。

C1
金泰亨的病房不像其他人的一样,他的房间很小很暗很湿,像是监狱一样,只有一扇小窗子透透气,而金泰亨也只能借这一扇窗子外的景色,打发打发时间,有时看看握在手里的那张照片,似是回忆什么一样,笑着看着他窗外的景。

照片里有两个少年,或许不需猜测便能知道了,那是金泰亨曾经的爱人。

金泰亨不是一个好学生,他的爱人也不是。金泰亨虽然学习成绩好,但他照样违反校规逃课,上课看闲书和谈恋爱。他的爱恋对象还是一个与自己同性别的男人,田柾国。

他们相见于学校的篮球场上,那时他们都没有在打篮球,都只是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包,急匆匆地走着。

戏剧性的他们撞在了一起,那便是缘的开始。

“对不起..”田柾国捡起自己的包对金泰亨道歉,没想到那人根本没理自己,急匆匆地跑到了后操场。田柾国觉得那人很奇怪,就歪了一下头,嘴里嘟囔着“真是奇怪的人。”也随着铃声急匆匆地跑向了自己班级。

“真的是,金泰亨那小子又旷课了吧,诶我也不想管他了,反正他也就这样,让他自生自灭吧。”田柾国在被班主任拎去训话的时候,经过老师面前,听见了老师的抱怨,不自觉地想到了早上那长得很好看的奇怪的人,“他这么急是去干嘛呢?”田柾国喃喃道

“听说金泰亨家里有钱有势,就是他妈妈身体一直不大好哟,哎呀真是烦死了,肯定又是一个花钱进我们学校的。”老师一边披着卷子一边嘴里还叨叨个不停,田柾国也在心里默默的念着金泰亨的名字。

“田柾国,明白了吗?田柾国!”忽然班主任的一声怒吼,震到了田柾国,田柾国赶忙陪着笑脸,鞠着躬应和道“诶好的好的知道了。”

第二次见面,是在换班的时候,田柾国三班金泰亨四班,田柾国拿着书坐在了最后一排,忽发现了在角落睡觉的金泰亨,他笑了一下将桌子拼到那人旁边,认真的记起了笔记。

“几点了。”“五点二十。”“哦妈呀,吓死我了。”

离最后一节课上完已经过了1个小时了,田柾国还是坐在金泰亨旁边做着作业,“不好意思你是?”金泰亨离田柾国远了些,“哥,撞完我就不认识我了吗?”田柾国关上书,撑着头看着金泰亨,“嗯?啊....那天吗?对不起。”金泰亨挠了下头,可田柾国却摆了摆手“不够。”金泰亨皱了皱眉,收起笑容,警惕地说“你还想干嘛。” 田柾国向前逼近了一点“哥,和我做朋友吧?”金泰亨被田柾国着真挚的表情弄得一愣,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样吗?当然可以啊。你叫什么啊?”

“田柾国。”微风吹过,吹着田柾国的顺毛,露出一点眉毛,“多多指教。”

这样一来二去,两人变得很熟,高二分班,田柾国和金泰亨都分在了四班,这也方便了他们干任何事情,上课一起联机打游戏,一起悄悄地逃课。

某一天很意外的,田柾国在和金泰亨一起逃课的时候,他看着阳光底下的金泰亨张口说了几个字,“我不知道这样对不对,但是我也是。”金泰亨听了后对他笑了一下,避开人群,在一个小巷子里,在猫的注视下,他们抱在了一起,轻柔的像是在抱着什么易碎品。

“金泰亨,我想我喜欢你。”

“我也是。”病房里的金泰亨自言自语的重复着,“叩叩…”病房的门响了起来。金泰亨又收起了照片,“金泰亨先生...今天晚上有您的治疗,您准备一下吧。”小护士有些紧张地说着,“你为什么每次都这么紧张呢?”金泰亨似是没听见要治疗一样,歪着头看着小护士。

“啊,抱歉...”小护士缠着自己的手指,“先生,你要是想要出院,我可以帮你。”“噗...没事了。我的“病”还没好呢。”金泰亨对着认真想要帮助自己的小护士有些讽刺地笑了一下“最近脑袋记事都快不清楚咯...行了我知道了,也请祈祷我麻醉剂对我起作用吧。”金泰亨看着手上还未完全褪去的针孔和因为感觉不到麻醉剂,所以疼的把手上抓出的一处处淤青,“我的病,好像是好不了了。”他隔着口袋摸了下袋里的照片。

“金泰亨 1995.1230 第22次治疗 失败”金泰亨喘着气,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及时咽了下去,他扶着墙壁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向里面的医务人员深深鞠了一躬,感到头一阵晕,停顿了好一会而儿,才慢慢直起身子来,走出了这片地狱。

“这都几次了,应该都习惯了吧。哪儿还有这么疼了?而且一直失败失败的,我们到底还得带他多久啊...”一个女医师伸着懒腰,打着哈欠说。

“可是习惯就是习惯,疼还是会疼啊?”小护士唯唯诺诺的说着,可话音刚落,本寂静的手术室忽然爆发出一阵哄笑 “2018号,你不会是在可怜那个精神病人吧?”那女医师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小护士皱了一下眉头,“他只是个精神病人啊,别太用心了。”女医师走过去拍了一下小护士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导道。

金泰亨拖着他的病号服坐在病房的地板上,手虽然颤的厉害,却紧紧拿着那张相片,“我觉得我的病可能好不了啦。”将手垂下,相片与地面发出次啦一声。

“泰亨哥,今天有我的田径比赛,你会帮我来加油吗,像其他的情侣一样。”田柾国脱下自己的运动外套,背对着金泰亨小声说道,好像是个做错什么事的孩子一样。金泰亨接过他的外套,盯着他的背影思索了半天,不知怎么鼻子忽然一酸“我当然会去了。”从背后抱住了田柾国“我给你加油一定要拿第一啊。”

“嗯。”

破旧的喇叭传出请运动员准备的广播,金泰亨在终点看着在起点做着准备活动的田柾国,握紧了手中的水,他看着周围的女生,自己显得格格不入,但是他看见枪声响起后,向自己飞奔而来的田柾国,他说“这样其实也蛮好的。”

“田柾国!加油!”

“金泰亨。”他冲破彩带,在全校的注视下抱住了金泰亨,一边喘着气一边念着金泰亨的名字,“你愿意和我一直在一起吗?”他轻声说。

“愿意。”

两个操场上两个男生抱在一起,老师赶忙过去把他们两分开“你们在干什么!”田柾国撞上了老师的肩,牵起金泰亨的手,在一片喧嚣中逃出了体育场。

“高三四班田柾国,下课之后请到校长室一趟。”伴着滋滋声,金泰亨抓住了田柾国的手,田柾国回握住他,尽管手有些颤抖,但他还是温柔地对金泰亨说“没事的,总会有这样一天的。”

“滋滋...在加一些 准备123。” “啊!”

“你到底干了什么!你个不孝子!你学校里的品行我都没说你!你还给我和一个男人搞在一起?你给我和他分开!”一个妇人砸着桌上华丽的装饰品,将一张照片撕成碎片砸在金泰亨脸上,“妈。”金泰亨跪在地上,咽了一口口水,泪夺眶而出,他做着祈求的手势,搓着手掌心“拜托你了,让我们在一起吧,拜托...”

“你!你!你要是不和他分开!我就...”妇人看着地上跪着的金泰亨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她咬着下嘴唇,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架在自己脖子上,“我就死给你看,我就在这里,死给你看。”

“妈....”金泰亨爬到妇人身旁,膝上被一片片玻璃划过,他却像不知道一样,拉着妇人的裤脚管,“妈...”

“别叫我妈!你和他分开!不然我就...死给你看!”妇人大喘着气,手里因为紧紧握着碎片而留下血滴在了金泰亨的头上,就在她要划过去的一瞬

“我和他分开,我和田柾国分开。”金泰亨喊了出来,却不知自己早已泪流满面,掺杂着血液打在地上,“田...柾国..我和他分开。”

妇人笑了一下,像是什么得逞一样,把玻璃扔掉,扶着头晕了过去。

“啊!”“停止吧,金泰亨 19951230 第23次治疗 失败。”医生揭下金泰亨头上的通电的仪器,把报告扔在地上,推门出去。

手术室里只剩下小护士,站在他旁边推了下他一下“先生,结束了,请醒来吧。”金泰亨还是没有醒的迹象,小护士慌了,继续推着他“先生?先生!医生!医生!病人他没醒来!”她冲了出去,第一次在病院里大喊。

“妈,你能答应我,让田柾国在国外过得好些吗。”金泰亨身上还带着一些伤疤,他的眼睛不知肿成了什么样,“好...但是你答应妈妈,好好接受治疗。”妇人看上去苍老了许多,笑着牵着金泰亨的手在一家医院前,歪着头抽泣着说。

“好。我会好好接受治疗的。”金泰亨躲开妇人的手,一步步在医生的带领下,摇摇晃晃地走进了破旧的医院内。

“准备抢救。”

“di—”不同于以往的尖叫,这次是电子仪器发出的冰冷的声音。

田柾国:

果儿,我很抱歉,因为我的妈妈,我没办法抛下她不管。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幸福,我希望和你结婚,和你天天在一起。但是现在我们不得不说再见了。

我想我得了一场病,病名为爱。

END

评论(5)

热度(26)